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之前的文字这周会整理一个合集补档orz,谢谢各位提醒链接失效了。









斯坦李老爷子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栽在灭霸的响指上了。

灭霸:这个锅我不背。


祝您安息

人在世界上不都是期盼自己孤独的灵魂能够得到理解和慰藉的吗

玩一下梗//

真的只是玩梗!!!没有冒犯什么的。星星怎么样都很可爱我都爱他。


大家国庆快乐!

【空楠】青蛙

小短段子//

大概是哥哥抖m定型后的故事(你

没有逻辑的小垃圾(


————————

还曾记得在年少时的一次家庭旅游中,齐木楠雄在小溪里发现一群黑色的蝌蚪。


看起来柔软又无用的生物。


“楠雄不知道这是什么吗?这些家伙是蝌蚪哦。”


齐木空助似乎是较劲似的凑上来,得意极了的科普弟弟所不知道的知识。


“看他们现在是这幅弱小的样子,长大后可是会变成捕食害虫的青蛙呢。”


“当然,这些都是那群猴子所定义的罢了。”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对方的回复,他又自顾自的说下去。


“他们的触感滑溜溜的,楠雄要是想试试看也是没问题的,只是要注意别一不小心就把它们捏死了。”


空助看见对方想要伸出去的手指又犹豫着缩了回来。


“你看,明明是这么弱小的生命,但还是会期盼着自己可以变的强大,但如果中途便夭折了的话也就什么都没有了呢。”


他这么笑着说道,不怀好意的指出了被同伴包围的一只蝌蚪,蔫耷着毫无生命力可言。


“就算连尸体也都会当成养料而被昔日的同伴吃掉,是不是挺可怜的?”


结束自己的恶趣味,齐木空助便拍拍弟弟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楠雄在河边站了一会,直到蝌蚪的奄奄一息的躯体被同伴们包围起来时才默默的蹲下身子。


他伸出手捧起漂浮在水上的这只蝌蚪,望着蝌蚪还在轻微游动的尾巴,发动了时间回溯。


几乎是瞬间,那个即将死去的躯壳里重新灌入了生机。


齐木楠雄把死而复生的蝌蚪放回水里,抖掉手上残存的水珠。


最后看了一眼再次融入同类之间的蝌蚪,回应母亲的呼唤声而转身离去。



愿你可以成为所期盼的青蛙。




“果然,楠雄无论如何都还是楠雄呢。”


目睹全程的空助倒是无所谓的笑笑,在心里为自己的失败又添上一笔。




大家中秋节快乐———!

【锤星】一天

是给电工老师的生贺!!!
祝您生日快乐///

在lof这也放一下了/


—————————————


索尔敲响奎尔家门的时候,房子的主人还在睡觉。

奎尔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蜷曲的头发也睡的乱蓬蓬的。

拖鞋可能是被丢在了床的另一侧,他索性就直接光着脚踩下床。
木质地板还存有一丝余夏的温热,虽然上个星期已经入了秋,但屋内的温度现在还不至于太凉。又打了个哈欠,奎尔绕过地板上杂七杂八铺在一起的书和作业本,握住门把手转动开门。
机械齿轮的短暂的运转声后,他看见了收拾整整齐齐的索尔,冲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嗨,彼得,抱歉打扰你睡觉了,但现在已经是中午……”

“等等。”

看见索尔的那一刻奎尔立刻清醒了几分。

“你在这、也就是说……上帝,今天已经是15号了吗?”

“是的,9月15,星期六。我可以进去了吗?”

“哦…这可真是……当然。”

往里面退了半步,奎尔懊恼的挠了挠头发,还未梳理而打着卷的暗金色发丝慵懒的舒展着。

“看起来你没有吃饭?我打赌你应该也没有写完作业,对吗?”

索尔换好了拖鞋后打量对方一番,微微皱了皱眉头。

“彼得,已经是秋天了,如果不穿拖鞋在家里走的话很容易就会感冒。”

“我只是没来得及穿而已,你先在客厅里等等,我去拿作业。”

转身走后,还沉浸在刚刚得知的消息中的奎尔,并未注意到索尔的目光追随着他浅灰的棉质格布睡衣和头顶上随着走路一耸一耸的一缕卷发,直到拐弯处最后的衣角也淡出了视线。

没过多久,奎尔夹着作业从门里出来,拖鞋“啪嗒啪嗒”的叩在地板上。

“老秃头的作业可真多。”

他抱怨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索尔伸出手去揉了把那头看上去松散的发丝,触感和想象中所差无几的柔软。奎尔嘟嘟囔囔了几声,手极其不耐烦的翻开一本作业。

“要先吃点东西吗?我刚刚顺路给你买了些。”

索尔把拿手里的塑料袋搁在桌子上,递给奎尔,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刚刚还蔫耷着的奎尔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连带语气都变得轻快许多。

“哦,老兄你可真是太贴心了,我就说怎么刚刚还闻到了股香味来着,让我看看,这应该是米歇尔老板家的披萨吧?他可是个挺有趣的人,做披萨的手艺也不错。”

打开披萨盒他就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了一口咀嚼起来,奶酪丝拉的老长还未来得及断。

“你可以慢点吃,我去给你倒杯水。”

“谢啦。”



玻璃水杯里折射出闪烁的亮片,桌子上投下一片水影覆盖在奶酪碎屑的边缘。

不消片刻,奎尔就解决掉了这块披萨。他满足的擦了擦嘴,像是只吃饱喝足后开始懒洋洋的猫咪。

“那我们现在开始解决你的作业?还记得你说过要给我推荐游戏的吗?”

“当然,那款游戏真的是好玩爆了,我们速战速决。”

奎尔随意抹了把嘴角,拉过一本作业摊开。



老屋街头的太阳慢悠悠的往下落,被电线杆上密布着的黑胶线连同着渲染的瑰丽的天空划成碎片,缀着麻雀音符。
屋下本蜷缩的白色老猫在听见自行车铃后敏捷的蹿上墙壁,沿着信箱水管爬到了奎尔家的阳台上,再一次的打翻了那盆野薄荷。

“哦该死的。”

奎尔抬头骂了句,手上的笔趁机在本子上落下最后一个字母。

“我先去那边看看,这都已经是这个星期起第三次了,还好提前换成了塑料盆。”

把那堆真正该死的资料往桌子前一推,奎尔穿过客厅和游戏机,拉开阳台的门发出不明所以的声音去驱逐猫咪。

阳光洒的正正好,暖色的光晕渲着奎尔的边缘。他蹲下来似乎是在挥手让那个小生物离开,表情倒是像在唬人那样,但显然不怎么奏效。对方扬着脑袋从奎尔身旁绕过去,发出细小的叫声,还带点嘶哑的指使。

“不行,你别想从我这里再拿东西吃了,上个星期才买的火腿肠就要没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吃一根呢!”

索尔走到客厅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奎尔的话,嘴角在自己没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翘了起来,差点没笑出声。

“奎尔,需要我帮忙收拾一下薄荷……”

出乎意料的,猫咪在看见索尔的那一瞬间就警觉的弓起身子蹿到另一边跑走了。

“多谢了老兄,你保住了我的火腿肠。”

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奎尔挺满意的看着他略显丧气的脸。

“放心,你长的不算吓人。”

“……谢了。”

哭笑不得的看着奎尔,他内心倒的确对这件事有点在意。毕竟家门口的流浪狗流浪猫也是常常对自己退避三舍,当时可是一个人苦恼着闷闷不乐了很久。


失去锐气的太阳把光遗落在这儿,透过植物蓬勃发着光的边缘,缓缓抖落一片,他们的影子便被拉得老长。
不得不说的一件事,奎尔和棉质衣料很搭。
柔软的棉布总是能让人想起那种舒适极了的抱枕,附着一层绒毛的软度,带着温暖的味道。
而从侧面照进阳台的落日余晖,让本就柔化许多的奎尔蒙上层光影,浅色淡绿的瞳孔闪着水色亮光。连耳鬓和脸上细小的汗毛都铺上金色。

对方看起来是那样的美好。



“可能只是你看起来比较好欺负吧。”

想想觉得那种太直白的句子总有些说不出口,索尔换一种委婉的说法。

也没有好到哪去,这句话还是惹到了眼前的奎尔。

对方忿忿瞪了他一眼,气鼓鼓的样子总能让他联系到自己家养的仓鼠,路过宠物店时差点被扔掉的小可怜。刚开始还挺乖巧,被养了一段时间后大概是没那么怕生了,现在也是一幅整天不待见他的样子。

自己看来的确不怎么讨小动物喜欢。

“没想到会弄的这么迟,不过按照我的技术应该还来得及玩一局给你看。”

奎尔把薄荷重新摆回台子上,推搡着索尔进家里后挺不温柔的关上了纱门。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是稍微动动胳膊布料可以摩擦到的距离。

索尔甚至听见了奎尔的心跳声。

明明是傍晚,窗户外还有汽车的鸣笛,跑步的、打闹的、树叶的、风的各种嘈杂气息都从那片隔着铁丝纱网的门里溢了进来。

但是还是只有奎尔的心跳声最清楚,随着对方的呼吸一起,透过种种生活的喧嚣清晰的传入他的耳鼓膜。



出神不消过片刻,他便已经跟不上奎尔的节奏了,这似乎是有故事情节的闯关游戏,设定带着一股机械朋克风。场景制作的美丽恢弘,的确整体看起来挺棒,让人有点眼前一亮。

奎尔说他玩游戏技术很好倒不是吹的,太阳才刚刚浸没在城市高楼后面的那片天空,他这边已经连着通关了一局剧情任务,还顺带开了隐藏路线。

窗户外的光线完全暗淡下去了,但谁也没有去提出要打开房间的电灯。

客厅里,只有游戏机的荧光屏幕在朝着周围慢悠悠的晕出光线。


what a life


墙上的指针在绕完一圈后重叠,下一秒再转动时便告示着新一天的开始。

“彼得,我们明早还得去打工。”

看着对方似乎是有着想要玩通宵的架势,索尔忍不住出声提醒。

“知道了。”

颇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奎尔嘴里虽然发着牢骚,但还是放下手柄关掉了游戏。

他们唯一的灯光来源也消失了,房间里顿时陷入昏沉沉的黑暗中。

“觉得怎么样?”

沉默片刻,奎尔总算打破了他们倾听彼此呼吸的时间。

“你的游戏技术的确挺好的。”

索尔努力回想着游戏相关的记忆片段,却只能从中忆起奎尔闪着光的眼睛和即将通关时紧绷的嘴唇。

黑暗中,奎尔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声,再次说话时语气里似乎是带上了笑音。

“那是当然,但、该死,我问的不是这个……算了,whatever.”


天黑了。

现在回去可不是个好决定。


索尔一开始的提议分明是打地铺,在临睡前又不知怎么变成了两个人挤一张床这种局面。

奎尔倒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以前去野外观星什么的四五个人住一个帐篷里的事情都经历过,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又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情。

毕竟是小床,按他们的体型并排睡还是有些拥挤,索尔的呼吸还老是簇在自己脖子后颈,羽毛打哈欠般有一下没一下的接触,痒痒的,说不上难受的怪异。

“晚安。”

他听见对方这么说,而后头上索尔掌心温度存留的并不长久。

“晚安了,明天到时候记得叫我起来。”

嘟嘟囔囔几句,奎尔耷拉着眼皮,在得到肯定的回应后逐渐放松下来细胞,呼吸浅浅的,平稳悠长。










一片空白中,他总觉得在梦里那个羽毛般轻盈的吻带着自己熟悉的温度。

【锤星】掉落特蓝星只是个意外

是小片段形式,有🐜出没。
和电工老师讨论出来的脑洞//






1
要知道,没有什么比和神一起掉到特蓝星上更让人郁闷的事情了。

他们灰头土脸的从飞船里爬出来,索尔抖抖他的红披风,金色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
奎尔忙着检查飞船,擦了擦汗,他得出结论。
“正在启动储备能量,还得过一段时间。”

小型飞船就是有这点不好,能源耗尽了需要一定程度的缓冲时间才能再次打开使用。

“那我们现在干吗?”
大高个的神走到他面前,四处望了望。
“彼得,你知道我们现在具体在哪吗?”
“特蓝星?中庭?很抱歉,不知道。”
被对方拍了拍肩膀,奎尔别扭的躲几下无果后还是妥协了。

还好他们降落的地方是一片小森林附近,又是直接跳跃到这里的没引起什么骚乱,大概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叫了,“咕噜噜”声音在这里回荡着有些许的尴尬。


“去附近转转吗?补充点能量?”


2
距离奎尔上次来这里已经是很古早的时候了。他隐隐约约记得一点关于母星的事情,但记忆总是模糊不清。何况还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谁知道现在到底发展成什么样。

索尔似乎要好些,仗着自己不久前来过一次还交了个漂亮女友的本钱,自认为要比奎尔懂的要多,走路的姿势显得都要有底气。

这片森林处在的地方离城市很近,走了几步便来到了现代化科技感满满的美国城市里。

“嗨,奎尔,跟紧点别跑丢了。”

索尔朝他挥挥手示意跟上自己。

“……excuse me?嘿好歹我从小是在美国长大的去哪里怎么说应该是由我来做主的吧?”

“但是我前几年才来过这里,我应该要更熟悉一点吧。”

“说真的你只是前几年来了一趟而已,而且基本上都是跟在那个女孩后头,你总不能因为这事去打扰你的前女友?”

奎尔把前女友几个字咬的很重。

“但、我至少比你要了解,像是那些地上跑的汽车你有坐过?”

“……当然,只不过是款式不太一样的,怎么可能没坐过汽车呢。”

“我还呆过房车,你知道吗?就是一个小车子里和家里面配置差不多的那种。”

“well……当然知道,我们那时候也有人有房车。”不过是驮着房子的那种。

“那升降电梯?不过那玩意比起彩虹桥要……”

“用过,所以我说这不算什么,你大概不知道吃饭还需要付钱的吧。”

“我……当然知道。”

“别骗人了老兄,你肯定不知道。”


3
就“谁更了解特蓝星”这个无意义问题的争执了一路,直到他们碰见摆放在路边的大红箱子。

“这个一定是武器提供机。”

“不、看这么多按钮应该是互动游戏机什么的。”

“按钮多了也不一定就是游戏机,奎尔。是大型的武器才有可能,不然不会这样摆在路上的。”

新的争端又很快的开始了,要不是一个路人走过来从里面取出了包多多滋,他们大概还会吵下去。

“嗨嗨,打扰一下这位……先生!请问这是什么?”
索尔和奎尔在一旁盯着他看完取食物的全过程,便按耐不住好奇的问了。

“哦你们说这个?这是自动贩售机,man。”

斯科特扫了一眼他们的服装,挺热心的回答了。

“需要我给你们演示一下怎么操作吗?”

“大概就是按按上面的按钮就可以从这里出来东西?”

奎尔伸手按了按那个椭圆形状的按钮又拍了拍,被发出来的滴滴声吓得退了几步,手下意识的按上了腿边挂着的枪。

“是不是得砸两下才可以用?”

索尔试图把贩卖机从墙边上推出来看看。

“等等、你得先投币,先生。”

斯科特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个好奇宝宝,从口袋里半天摸索出几个硬币手把手的教他们用。

奎尔学的很快。宇宙通用货币卡似乎在这里也可以用,他蹲在自动贩售机前一会儿按一下按钮,看着从里面滚出来的零食总感觉到新奇。

索尔也想试试,但是苦于没钱。刚刚拉下面子问奎尔要对方又明确表明态度说现在不给,只能去找正准备离开的斯科特聊天。

“我是Thor,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

并不是很想牵扯进去的斯科特还是按耐不住好奇的停下了脚步。

“我叫Scott,嘿对了、你刚刚说你叫Thor?和北欧童话里的神一样的名字?”

“雷神?我就是。”索尔有些得意的抖了抖披风,把自己的锤子露出来给他看。

“哇哦!这个锤子酷毙了老兄,我可以摸摸看吗。”

“当然可以伙计。”


“这个自动贩卖机真棒,我想拿一个回去。”

4

谁也不知道美国条子的逮人标准,可能是看他们的服饰和举止都太过于另类,又或者是被听见了窥探自动贩卖机的话,他们被突然出现的条子拍了拍肩膀,请进了审讯室里。

原本是路人的斯科特也被迫牵扯进来。

“哈,我打赌你一定是没有呆过监狱。”
奎尔冲着索尔说到,话里面怎样听都带点讽刺的味道。

“我……”

“嘿,实际上、我呆过。”
斯科特趁机插话。
“才放出来没多久,其实。”

“哦,老兄,蹲监狱的乐趣就在于越狱,老老实实呆着多没劲。”

“越狱被抓到可是很麻烦的,毕竟美国就这么点大,你又不能逃到外太空。”

“为什么不?上次我从柴达星监狱跑出来后被追了几个星系还是逃掉了,那过程可老刺激。”

“哇哦!那可真是太酷了!等等、柴达星是……你是哪儿的人?”

“hmm……密苏里?”


虽然直觉就觉得他们不太一般,但这一番话不得不让斯科特觉得。

他们的脑子有问题。



这里人处理事情的效率简直不要太慢,斯科特左右看看奎尔已经不耐烦的要掏枪,索尔在擦他的大锤子,便默默的拿出了自己揣在口袋里的战衣打算避战。

就在这时他们被警察通知可以走了。

斯科特甚至有些怀疑这些条子就是没事干想要找点事情耍耍。



5

刚出门没多久,奎尔和索尔又因为电话亭的问题产生了分歧。

“这个绝对是地球特有的传送器。”

“我觉得是人体加速舱,你看那上面的连线筒就是启动装置,按钮是选择功能。”

“这个按钮按了还会响哎。”

“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

“是不是打开方式不对?试试看把这个拿下来。”

“话说是玻璃罩的能承受的住加速什么的吗?”

“那这样传送器不是更不可能。”

“……”

看着对电话亭捣鼓半天的他们,斯科特在犹豫要不要说一声那个其实是电话亭,打电话用的,是地球人的通讯方法,你们从哪个神仙地方来可以安安静静的回去吗。

“打赌?要不我们搬回去研究。”

“没问题,这个是可以直接推走的吗?”

索尔搓了搓手准备抱起电话亭抬回去。

“如果可以的话顺带捎上那个卖零食的机子。”



我要回去见女儿了,你们加油。

斯科特默默的拎起自己的那包多多滋,溜了。

不务正业【

我就是开学前还在悠哉悠哉做点心享受的人了

一杯奶茶一份布丁加上下雨天听着just the two of us

人生就该是这样的!!!!!

这才是人生啊!!

开心快乐!!!!

作业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不想写。


晚上熬夜补得了。



【锤星】蚂蚁会梦到芒果冰沙吗

蚁人2观后就觉得很适合和星星组闺蜜组///

所以是蚁人和星星联合起来欺负锤哥的事件

和电工老师讨论的脑洞///再一次实名吹爆电工老师!😭



————————————————————————





科技的力量是强大的。


经历了几代人的努力,银河系网络时代被正式打开。


手机飞速的流通入各个星球,随之而来铺天盖地的信息和社交软件的普及进一步的推进了“宇宙信息大爆炸”的到来。


网络犯罪直线上升,但现实中犯罪率却大幅度下跌。


据说前几天有一群反派正在密谋策划大事件的QQ群被扒出来了,3小时后就有新闻报道他们被一网打尽。


还有昔日头号反派人物竟然在监狱里晒起了自己女儿小时候的照片,还因此成为了微博万粉大佬。


据一位反派的亲口描述:“都有手机玩了,谁还没事找事去策划什么反派活动啊?不说了我去打盘游戏。”


总之是这样一派和谐的场景,超级英雄们也都乐得自在,三天两头的在外面开派对聚会,不务正业的让人怀疑他们的挂名“超级英雄”称号。


然后就是在一次聚会上,Tony壕爸爸大手一挥给全员送了一款Stark公司最新出的手机。

那天正好被Thor带过来的Quill也顺带揩了油水。


Quill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就捞到了这么大好处,兴致高涨的不得了。完全把自家男朋友抛之脑后一个劲的和那群人疯,Thor简直管都管不住。


他有些头疼的坐在沙发上,侧过头看了看同样坐在沙发上皱眉喝茶的Steve,交换了个心有灵犀的眼神。


老了老了。


说来也巧,Scott这次正好受邀参加,原本因为要奶孩子来不了的他前天被临时通知女儿的学校组织了一场活动。这下子空闲出了大把的时间,他也就本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他们组织的派对。

当然,了解超级英雄的私生活更有益于丰富Cathy宝贝的睡前故事内容嘛。


然后就在派对上,他碰见了玩嗨的Quill。


“嗨老兄,你的皮夹克真酷。”


这句话就是Thor噩梦的开端了。


Scott和Quill一拍即合。


他们的话题从皮夹克转移到了兄弟你的战服也酷爆了是可以变大变小吗转移到了凯茜今天在学校里学会了新单词。


“你知道吗?她今天早上出门去参加活动的时候转过头来看着我笑了一下。”


Scott学着女儿的样子挥了挥手。


“然后说’Dady,祝你今天过得开心。’天哪。”


“wow,那可真不错。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小孩。”


“相信我Quill,你会喜欢上Cathy的,没有比她更懂事乖巧可爱的孩子了。”


“听你这么说的确比之前碰见过的孩子要可爱多了,简直不是一个等级。哦对了老兄,下次有机会可以展示一下你的战服吗?那衣服真的可以随意操控你的体型大小?听他们说你还会和蚂蚁交流!”


“当然没问题了!其实这些都是通过高级的量子什么的,总之一开始我也吓了一跳,不过之后就适应了。哎、听说你的自己组建了一支队伍?里面是不是还有一只会说话的浣熊和会走路的树?”


“哦哦,是的,你说的是Rocket和Groot吧?老实说他们两个可烦了,尤其是Rocket,天哪你从来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把一场好好的谈话给弄砸的。”


“我懂我懂,对了你知道吗我之前和朋友组队创立了一个安保公司,他们当时就因为我被关禁闭没有挑桌子的机会,为了节省经费跑去二手市场淘了一个小破桌子!你简直无法想象那到底有多糟糕,上面甚至还有别人的涂鸦!我就说:’嘿!你们怎么能从设备方面来省钱呢!’你猜他们怎么说?他们说:’Scott谁让你当时没来呢?我们都是自己挑的桌子。’太过分了!我可是一直都很信任他们的居然这样对我。”


“我太明白了老兄!其实上次也是这样,我们一起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就因为吃了点豆子就被他们说最近饮食不节制在长胖,然后突然间有个大型垃圾撞在了飞船的玻璃窗上,就是那边沙发上坐着的Thor,对、雷神。别看他现在风光的样子,当时可狼狈了。我那时候好心把他弄到船上来之后他们居然集体倒戈说那种垃圾神比我要好!天哪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到底是眼得多瞎才会觉得像老妈子一样天天跟在我后面克扣我零食的家伙好!?而且Rocket还带上Groot跟他把我的副船给开走了……那时候真的有一种挫败感。”


“哎……别丧气兄弟,我明白的,当时Maggie说要和我离婚的时候我也一度失落过……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人,只是一个幸运的家伙罢了。总之,只要你现在过的愉快就没什么问题,虽然人生总会有不顺心的时候,我们有目标后享受当下就好了。对了你有试过Baskin-Robbins的芒果冰沙吗?我之前打工过的冰淇淋店,我超爱那里的芒果冰沙!”


“你说的在理……芒果冰沙?那是什么?说实话我很少回来地球,外星的食物呃、你可以想象,并不怎么好吃的那种。”


“天哪,那你试过多多滋吗?就是最近和侏罗纪世界合作的那种三角玉米片,味道可棒了。我上次和女儿去电影院看侏罗纪世界2的时候顺带买了一包。她现在已经爱上那个味道了,虽然是垃圾食品不能吃太多,但味道的确很棒!”


“没有、都没有。天哪……这里的餐饮已经这么发达了吗?我们那里唯一的零食就是没什么味道的豆子还有亚罗果,老实说天天吃这些感觉都腻了,还要被他们冷嘲热讽的。”


“我刚刚看了一下这周围,Baskin-Robbins的店就在这附近,怎么样要去看看吗?我请你一杯芒果冰沙。”


“哇哦那太棒了!呃、等等,如果你经济比较困难的话我自己付也是可以的。”


“没关系,好久没有碰见聊得这么开心的朋友了一杯冰沙我还是请的起的。”


Thor刚刚和Steve嗑唠几句,再转过头去就发现Quill从原来的位置上消失了。


他哗啦一下站起来,弄出不小的动静。


“怎么了怎么了?”正玩的起劲的Tony把脸从头盔里露出来,站的远的Thor只能看见看见一双焦糖色的眼睛在望着他了。


“没事,我去找一下Quill,刚刚发现他不见了。”


“哦?来自Stark的一点小小建议,给你的小男朋友一点自由空间吧Thor,逼得太近对彼此都不太好。”


“可是……”


“当然我这只是建议,你想怎么样还是要靠你自己决定的。”


重新戴上头盔加入到狂欢的行列里,独自留下Thor一个人站在沙发前面纠结。


最后他还是犹豫着坐回沙发上,开了一瓶啤酒。


他自我安慰,Quill说不定只是去上厕所还没回来,不能太心急了。




另一边


找到Baskin-Robbins后吹着空调继续和Scott聊天的Quill挖了一大勺冰沙含嘴里。


“喔哦!这是什么味道!太棒了吧!”


什么亚罗果什么豆子全都被Quill抛到了一边,在他心里,现在芒果冰沙的地位上升到了第一。


“冰冰凉凉的还很甜,天哪、天哪。”


“嘿你可以慢点吃,这里的原味冰淇淋也很棒,等会我给你也买一个吧。”


“那真是太感……”



“——这不是Scott吗?”


店老板得到消息连忙赶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带着奎尔的Scott 。


毕竟奎尔的衣服实在是太显眼了。


“嗨Dale,最近店怎么样?”


Scott和他打了个招呼。


“都挺好的,不过为了不引起骚乱可以请你和这位朋友换家店?之前的事情被弄的沸沸扬扬,我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话不能这样说吧,我好心带朋友来这里吃东西是因为认可这里的甜点啊,这样把我赶走太失礼了,而且在我朋友面前显得很丢脸哎。”


“你们认识?”


奎尔嘴角挂着冰渣抬起头。


“我不是之前在这家店打过工的吗,但是因为有蹲监狱的前科就被开除了,话是这么说但是这里的芒果冰沙真的很不错。”


“喔哦真的假的老兄?其实我也蹲过很多次,我还记得Kian那里面的环境可差了,一群人堆在一起睡觉。哦天哪,外星人的味道太难闻了,相信我你不会想去的。”


“那这么说San Quentin还算好的了,我们至少有自己的床,不是被堆在一起的。”


“我是在那里认识到现在的同伴,当时还一起越狱成功了,你真该看看新星军团那些人的嘴,气的嘴都歪了……”


“停停停,打断一下我个人的确很赞同你当时的做法,但是为了顾全大局。虽然很抱歉但我还是得请你们出去聊。这样、你和你朋友的冰沙我买单,还附带打包两份送给你们怎么样?”




“那可以再加两份原味冰淇淋吗?”







最终忍不住跑出来的Thor在一家章鱼小丸子店门口,找到了抱着一堆零食和Scott聊得开心的Quill。

 

“我们可以回去了。”


Thor皱着眉头抬手拉过Quill,试图把他怀里的零食还给Scott。


“还有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吃这么多零食了吗?”


“这有什么关系,先生。作为朋友陪他出来买东西是理所当然的,而且这些都是Quill自己买的单。”


Thor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棕色头发的男人,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需要健康饮食,而且他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中庭,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跑。”


他尽量保证自己还有说话的耐心。


“先生,您需要给你的男朋友一点自由空间,再说,我认为Quill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故乡,您陪他在外面转转介绍一下现在的发展状况才是爱人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带到派对上就丢下他一个人自己在沙发上坐着和美国队长聊天。”


Scott这话说的有点大声,旁边的路人好奇的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你……”


气不过还得保持微笑的Thor丢下一句再见就拉着Quill走了。



他以为这是结束,没想到这才是开始。






Stark品牌的手机,当然拥有社交软件这种高大上的东西。不同于平时常用的推特脸书ins,Tony特别从中国引进了QQ。


一款神秘的社交软件。


最近推出了关于好友互动标识的功能,按照互动频繁消息有小火苗大火苗小船巨轮等一系列标识。


天气和吃饭这种话已经out了,现在人见面都会说


“你有火苗/巨轮吗?没有的话我们来处一个吧!”


Thor当时向Steve讨教半天的手机使用方法总算派上用场了,他本寻思着现在可以教Quill以此来拉近话题,结果凑过去一看,对方用的比他还顺溜。


“嗯?Scott教我的,别老是岔开话题我在和他聊天呢。Scott女儿的生日就要到了,她说很想见见我。回头有空给她展示一下我的元素枪。”


“对了Scott还会变魔术还会做芒果冰沙。”


被排挤到一边的Thor看起来异常委屈的打开手机,搜索起“做芒果冰沙的方法”。


等等、浏览器是哪个来着……




在互相点赞和半死不活的聊天下,Thor和Quill有了第一个小火苗。


Thor盯着小火苗傻笑半天,仿佛那就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似的,弄的Quill一阵寒恶。


你有一条QQ消息未读:


傻逼垃圾神:Quill?


小星星王子:嗯?


傻逼垃圾神:你吃晚饭了吗?


小星星王子:还没。


傻逼垃圾神:那记得要吃。


小星星王子:好。


傻逼垃圾神:不要玩太长时间手机。


小星星王子:知道了。


傻逼垃圾神:嗯。



翻了一遍他们的日常对话,Thor总觉得Quill最近对他太过于冷淡了。


就这样半死不活的维持了一个多月,他们的小火苗变成了大火苗。


Thor体会到了坚持一件事情的不易。


在Scott女儿Cathy过生日的那天,Quill带他们看了宇宙,Thor还表演了用雷电凝聚出一个比心手势这样的技术活。


Cathy小手都拍红了,咯咯咯笑个不停。在灯光的映照下那张可爱的脸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天使。


“我没说错吧,Cathy她是世界上最乖最可爱的小孩。”


“Dady我可以和他们拍张合照吗?我想带到学校展示。”


“当然没问题小姑娘。”


Quill冲镜头招招手,拉过状况外的Thor一起摆造型。



当生日晚会结束后,Quill和Scott又聊了一段时间才结束视频通话。也就是在这时候Thor瞟见了Quill和Scott备注旁边一闪而过的大火苗和巨轮。


大火苗,我也有。


巨轮。


巨轮?!


Thor不干了,他一脸严肃的喊住Quill,眼神盯的Quill莫名其妙的。


“Quill你以后和Scott少点来往吧。”


“为什么?”


“嗯……他那边感觉关系挺乱的。”


“哈?那关你什么事?”


Quill翻了个白眼。


“你难道是在嫉妒我和他有巨轮你没有?”


被说中了。


“算了,和你聊天一点意思都没有。Scott说要跟我讲他们安保公司的故事贼刺激了,靠一边去。”


遭受暴击的Thor掏出手机找到浏览器开始搜索起“如何和自家爱人聊天”。


“嗯?土味情话是什么。”












Thor决定开始克扣Quill的零食,为了他的健康,也为了稍微排解一下自己内心的郁闷。


而Quill和Scott抱怨过这一点后对方就开始想方设法的给他寄零食过去。


“喂?是白幽灵吗?量子达人拜托啦,可以帮我给Quill送一下零食吗?他男朋友小心眼不给他吃东西。”


白幽灵:“???”




有了Scott零食救助的Quill过上了每天在自己房间里吃零食,出去之后和Thor哭惨哭饿的日子。


而Thor在过了几周之后发现Quill的减肥压根没有成效甚至还反弹后,开始留意垃圾桶里莫名其妙的包装和地上出现的食物碎屑。












锤和美队聊天的场合:



锤:这个手机怎么用啊……


盾:这款手机一点也不好,连按键都没有。【自豪掏出翻盖老年机】看!


锤:哇哦!看起来好酷。


铁:MDZZ










锤学会了土味情话的场合:

【土味情话百科全书了解一下】



锤: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星:……


锤:因为你在我心上的分量变多了!


星:……sb


锤:嗯??和教材上写的反应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