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雷安】颜色

关键词:旅行,床咚,睡颜

安哥失明梗(甜的!)我很棒吧hhhh

极限一小时,没有改过直接打出来的(捂脸)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文风了我没有文风
别人抢本我产粮(安静)我没钱。


安迷失明了,当时他正在波兰的一个油画展上。


雷狮离他左手边一厘米远,只要动动指头就可以碰到他的衣袖。


六个月前他们确认了关系,两人从小青梅竹马相爱相杀一路磕磕绊绊到了现在。


然而在学校一年一度的体检中,安迷修被查出患有家族性失明症。


“就是这样。”医生清清嗓子,“因为是家族性遗传的,失明时间无法确定。”


“也许是一年后,也许就是明天。”


安迷修垂下的发丝挡住了眼中复杂的神情,他的时间被冻住了。


雷狮则是当场就把医生的桌子踹翻,拖着还在发愣的安迷修的衣领就这么一路走回了家。


一路上收获了不少目光,有男生的也有女孩子的。


但是安迷修没有这个心情,他就一直在放空大脑,封闭了一切外来的视线和感受。


眼前闪现了无数画面记忆混乱的涌进来。最后只是冒出四个字:


我会失明。


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存在的十几年时间一直奉行骑士道的他,人生忽然间就没有了方向。


漆黑一片的未来。


钥匙碰撞出的金属音伴随着咔哒一声的响动,雷狮率先一脚踏进家门,随后像扔包袱一样把安迷修扔到沙发上。


“雷狮,我们去旅游吧。”沉寂了一段时间,安迷修开口道。


“哈?大点声,本大爷没听清。”雷狮靠在椅背上正蹂躏他的头巾带。


“我说。”他耐心的又说了一遍“去旅游吧。”


雷狮抬头对上那双还泛着绿松石般光泽的眼睛,张了张嘴,憋了半天最终还是从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好。”


安迷修就笑了,仿佛有一汪清水漾在里头。


不知怎么回事雷狮突然的感到有些心动。


在一起的过程也说来惭愧,本质上是雷狮想让安迷修出丑故意气他的,谁知道他还,真答应了。


挺像那么回事的,但雷狮现在真的不觉得安迷修有多讨厌,也许以前也没有。


相处模式基本上没有改变,该打打还是不会留情的,一块淤青要几天才好,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但会有细微的差别。


比如他会等安迷修一起回家,比如体育课后桌子上多的一瓶还在冒凉气的矿泉水。


能和他在一起坚持六个月这种相处模式,雷狮觉得要不是自己脑子有病要不是自己也喜欢他。


他很果断的抛弃了前者。不然怎么解释听到他会失明的那一瞬间,自己心底涌上来的烦躁和恐惧呢?

他们向学校提交了休学申请,提着行李匆匆的就出发了。


“先去逛遍中国。”安迷修指着世界地图,在行程上画圈。“从重庆开始,走这条线。”修长的手握着笔,在纸上落下优美的弧线“从西藏到欧洲。”


雷狮翘着二郎腿,打了个哈欠。“行行行。”他把头巾往下拉拉“我先睡会,到了叫我。”


坐飞机的时间是冗长乏味的,雷狮睡一觉醒后还是没有落地。


安迷修便拉着他像老妈子拉家常一样细细数着之前的事情。
安迷修从前几天老师的语重心长说到了雷狮当年尿裤子的囧样。


“能别提吗?”雷狮很不爽的白了他一眼。


然后他们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按照计划的那样他们花了几个月时间,从中国玩到了欧洲。


然而安迷修的视力真的越来越差了,现在只要是一米开外的东西,都是模糊的色块。


然后这天早上,雷狮反常的起了很早,看见安迷修也揉着眼睛坐起来。


“能看见我么?”他问道。安迷修盯了好一会儿慢慢点头。


“今天格但斯克有画展。”他穿好衣服后说道。


“哦。”雷狮把头巾学着对方缠绷带一样缠在手腕上。“那走吧。”


安迷修坐在车子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忽然转过头,差点撞到雷狮鼻子。


“你干嘛?”被他这么盯着看的雷狮仿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想······”他看见对方飞快的眨了下眼“我想记住你的眼睛。”


雷狮突然想到了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问过对方为什么要选择旅游。


“趁还能看见的时候多看看这个世界。”他停了几秒,“多记点颜色。”



画展当然是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最多颜色的地方。安迷修停在一幅画前,听着雷狮飞快的给他介绍这画上面说了些什么。然后,突然间。那些色块就消失了,他顿时陷入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中。


他记得雷狮在他左手边,于是伸出手,扯扯对方衣角。


“走吧。”他说。


“怎么了?”雷狮刚问完便反应过来,“已经······?”


“嗯。”他按照记忆中的方向从画展中慢慢向外走。


行程才走完一半。雷狮把他从网上预订的票全部取消,顺手订好了回程机票。一头栽在安迷修身边的床上。


“雷狮,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他听到对方这么问到,于是双手撑床,整个人的阴影全部覆在安迷修身上。


“嗯······蒂芙尼蓝吧。”顺口说出刚刚在画展上看到的名词。


“是吗?”感受到上方的吐息碰洒在脸上,安迷修微微泛红了耳尖。惹的雷狮一阵轻笑。

真好调戏。他想。


“睡会儿?”雷狮难得体贴的把自己和安迷修都裹进被窝。早起的结果就是还没到午休时间就开始犯困。雷狮抱着安迷修,自说自话道:“有我呢,没事。”


也没听清对方的回应,过几分钟就这么睡着了。


“其实······”听见对方平稳的呼吸声安迷修低低的开了口:“最美的颜色是你的眼睛。”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