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瑞金】论金小天使到底有几只眼睛?

抱歉并不能看出来是瑞金但这就是瑞金x
小天使的点梗@别忘了写日记八月十五熊生日 
我可能写炸掉了orz
纯靠自己的臆想嘿嘿嘿。

我牺牲我的复习时间花三小时肝的!(哭唧唧)
日常求评论1/1



“你好,请问你是谁?”

长时间置身于深邃的黑暗中,这一声问好总是显得突兀。

他停下脚步,绷紧神经飞快的扫视一圈。

周围还是一样的丝毫不见光亮,令人绝望。

他于是继续走着,接连不断的走着。

再次回归到一片沉寂。

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到他开始怀疑之前的那声问好只是因为大脑皮层厌倦于这枯燥乏味,一成不变的地方而制造出的幻听。
他继续走着。

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丝的光亮,微弱的光芒宛如救赎一般给了他希望,他便加快速度朝那里奔去。

一米一米的推进。那亮光仿佛就在眼前,马上就要到了。他内心泛出细小的欣喜,抬起左手尽力往前伸直。


动作被迫中断。

一股无形的力量勒住他的脖子。“你好,请问你是谁?”是清脆的少年音,扼住脖子的力道越来越大,他费力抬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一只咕噜噜转着的黑白分明的眼睛。

那只眼里面充满死寂般的了无生机。

他感觉自己的眼球是要撑爆眼眶从里面啪嗒一声掉到地上,他艰难的从喉咙里冒出几个意味不明的破碎的句子,因为缺氧而拼命挣扎起来。


猛的睁开眼从床上坐起。

外面路灯发出的橘色余光照在了亮着屏幕的手机上。他咽口吐沫,轻车熟路的避开一堆资料拿到手机按下接听。

“······喂?”

“格瑞博士,请您来一趟实验室这边。”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似乎在斟酌着用词“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他握着话筒的手小幅度的抖了抖,梦里面的那只眼睛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半响后,他轻轻开口“等我十分钟。”



“这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奇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小老头模样的人推推他的细眼镜腿,声音因激动而变得高昂颤抖。格瑞则漫不经心的听着,一边带上有着股橡胶味的手套。

“他在哪?”

小老头打了个“跟我来”的手势,继续絮絮叨叨念叨着表达他的激动心情。

实验室是以白色为主基调的。去往关押地的路在单一色调的衬托下仿佛是没有尽头,一如在他梦境里的那片黑。

随着密码输入后“滴”的一声,略显厚重的门在机械齿轮的操控下吃力的打开了一条只能容一人通过的小缝隙。“您请进吧。”小老头朝他摆了摆手,转生走回那条来时的路。

门在他进去后立刻合上了,这个房间再次变为一个封闭的空间。
“嗨!你就是那个博士吗?看起来好年轻哇。”他被这个听起来有些熟悉的声音给吸引,顺着发生源望去却看见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孩儿,满头乱糟糟的金发异常扎眼,但他的瞳色却是天空般的澄澈湛蓝,揉杂着奇异又疯狂的幻想。

格瑞一言不发的走向那个吵闹的家伙,他在好奇为什么这样一个行为举止没有丝毫异样的男孩会被抓进这种地方。

“我叫金,你叫什么呢?”对方十分自来熟的在做自我介绍,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亮晶晶望向自己的眼睛后,格瑞感觉自己无法说出拒绝的话“格瑞。”

“那格瑞,我们算是朋友了吧!”对方拍着手似乎很高兴,对他来说有些过大的衣袖往下滑了一段距离,那手臂上的一只眼睛就这么露了出来。

是墨绿色的,在咕噜噜的转着。虽然之前有过一点的心里准备,但在亲眼看到这样的画面后他还是忍不住的从脚底升上来一股凉气,头皮发麻。

金见对方一直直勾勾盯着自己有些心虚的缩缩脖子,“怎、怎么啦?”

“你手臂上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格瑞皱皱眉头。

“啊你说这个眼睛吗?”金撸起他的衣袖,上面还密密麻麻分布着好几个不同颜色和形状的,像是一条彩绘出来的带子。“我也不是很清楚啦······小时候明明是没有的。”他看起来有些苦恼的挠挠头“好像是九岁时生病好后莫名其妙就这么出现了。”金垂下眼帘,“格瑞会因为这个讨厌我吗······”

看着对方一副委屈的模样他忍不住想笑,实在是蠢的可爱。活脱脱是一只蔫耷了的金毛犬。“不会。”他伸手撸了一把对方的头发,这才想起自己带着橡胶手套。

“真的?!”一扫之前的低沉气息,金一把抱住格瑞抬头满怀期待的看着。

格瑞被抱住的瞬间身体有一丝僵硬,但他还是叹口气妥协般的接受下来。“真的。”他摘下手套,再次摸上对方的头发。

是和想象中一般柔软的触感。

“那么金,请配合我接下来的手术。”他想想还是放轻声音加了一句“我会尽量多给你注射点麻醉剂的。”



“好了。”格瑞关上无影灯,把装着眼珠和手术刀的盘子搁在了桌子上。

“哇!好痛痛痛······”金举起被缠上绷带的胳膊,坐在实验台边晃荡着两条细腿。

“很疼?”格瑞把他胳膊上的绷带拆下来,往还残有血迹的伤痕处里喷上些双氧水又熟练的给绑了回去。

“很疼。”金龇牙咧嘴的点了点头“话说格瑞你把我这里的眼睛挖走了也没用啊,还是会长出来的。”

“还会长出来?”格瑞实在是有些好奇,“能详细描述一下吗?”

“嗯······就是有几天伤口是会闭上的,之后眼睛就长出来了呀。也没什么感觉。”金挠挠头“不过长出来的眼睛颜色不一样。”

“颜色不一样?”格瑞把那颗墨绿色的眼珠放到福尔马林里泡起来。“那你能通过身上的这些眼睛来观测这个地方吗。”

“可以是可以啦,但是它们的视角不受我控制。”金这么说着,又揉揉肚子“格瑞,我好饿呐······”

格瑞看他的表情不免觉得好笑:“想吃些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那我想尝尝格瑞做的饭!”金挽住格瑞的胳膊,笑嘻嘻道。

“好。”如此迅速的妥协让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格瑞走到门边转头看着他“等我一会儿。”

门关上了。

金的笑容随着格瑞远去的脚步渐渐变成了一个扭曲的弧度“再等等。”他伸手用力捂住自己染血色的左眼,开始泛白的发尾又逐渐变回了金色。“再等等吧。”手臂上的绷带滑落,那个原本空荡荡的地方忽的冒出了一只眼睛。

一只黑色的咕噜噜转的眼睛。



“听说了吗,302号街的xxx丢了一只眼睛!”

“噫,真的吗?这么倒霉啊。”

“当然是真的。当时他的眼眶还在往外涌着血,眼睛突然间就不见了。就像被人给拽走了一样。”

“太可怕了吧······希望不要发生在我身上。”

格瑞看着报纸上的新闻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金。”他说。“是你干的吧。”

“不是我!这个是不受我控制的。”金则是很慌乱的否认,他蜷起来身体,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我也不想这样······”

“我知道。”格瑞站起来,一如平常的揉着他的头发“我相信你。”

“但是上级并不信任你。”他表面依然是冷冰冰的样子,语气里却充满了担忧和焦虑。“他们可能要,处理掉你。”

金没有出声,格瑞看着报纸发呆,脑子里乱糟糟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金的事情这么上心,明明才认识几天的时间却有种莫名的信任和熟悉。就好像是,很久很久的朋友了一样······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思绪混乱了起来,那只在他梦里的眼睛却再次浮现。

“格瑞。”金轻轻唤了一声。“你相信我吗?”

“嗯?”被忽然间问到的格瑞下意识的回答“当然。”

金听到后则朝他露出一个格外阳光灿烂的笑容,让他感觉自己有些心跳加速。“谢谢你格瑞。谢谢你。”金抱住格瑞,把头埋在他怀里“我很开心。”

格瑞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他想喊他的名字,但却出不了声。

世界突然间如碎片般土崩瓦解,他再次陷入一片沉寂的黑暗之中。

一样的令人绝望。

再次醒来是被手机的电话铃声吵醒的,暖暖的阳光从窗台洒落在床上。他从床头拿起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的号码拨通了接听。
“请问是格瑞博士吗?麻烦来趟实验室。”



“他们昨天晚上找到了有趣的‘东西’,你也许会感兴趣。”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