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雷安】太阳雨

@安求其能千里🌸 千里点的校园pa。
并不是那种校园文我觉得在学校里就是校园文……(咳)
沉迷于安哥无法自拔。下次想写骑士安!!!安他最好!吹他!把他吹上天!!!!!!!
沉迷于2000字无法突破。
我觉得学弟雷x毕业生安也是可以的下次可以试试……




再次踏入这个学校的大门,内心多少是充满感慨的。

红砖墙上常春藤歪歪扭扭爬着,油油的招展自己嫩绿的叶片。为这平添了几分古老又肃穆的气氛。

隐藏在一片树荫下的木制门牌被随意钉在一棵树上,烤漆的几个大字“凹凸学院”在经历这么多年的风吹日晒后已经模糊不清了。但这并不影响这里的知名度。

全球顶尖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拥有了整个世界的顶尖技术水平。正如格x的那句广告词“掌握核心科技”。

想到这安迷修还是对自己毕业于这样一所学校而感到自豪的。他走到门口,对着花了漆的木板看了又看。然后深深的鞠一躬。“想想再回到母校还是有些激动······”他自言自语的弯了弯嘴角。把白衬衫捋捋又整了下领带。这才走进学院里。

工程系的安迷修,温柔有骑士风度自称“最后的骑士”,却被同届艾比嘲讽没马。以第五名的成绩毕业于凹凸学院。现在被认为是“最有才能的建筑设计师”和生物系的格瑞,表演系雷狮并称凹凸学院“三大校草”。顺便提一句生物系的嘉德罗斯被学院的女生认定为吉祥物。

这次他受到凹凸学院校长丹尼尔的邀请来为工程系的学弟学妹们办一场讲座。

阔别多年的母校倒是一点也没变,他凭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到了人工湖边。

湖水泛起的微微的水波反射着五月轻柔的日光,一阵阵传来了飘忽的槐花香。他走到一棵老槐花树下。花正开的灿烂,米白色的花朵一串串从树上垂下,随着风轻轻晃动着饱满的花苞。风拂起他的发丝,带动他的领带。那湖底的波光映照在他汪着碧蓝色的眼底,暗淡了其他多余的风景。碰巧路过的雷狮看到安迷修时突然就想起了一句话,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风景里,我还是最喜欢你。


“大哥?”卡米尔试探着碰了碰雷狮的胳膊。
“卡米尔,你带着帕洛斯和佩利先去礼堂吧,我过会就到。”雷狮丢下这句话后转身就朝安迷修站的地方走去,头巾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卡米尔摇摇头,把在和松鼠吵架的佩利和在一旁看戏的帕洛斯一手一个拉走。


那边,正在发呆的安迷修感觉到有一片阴影挡住了视线,他刚想抬头说对不起然后挪到旁边去,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传到耳朵里:“呦,骑士先生?别来无恙呀。”

“恶党??!”下意识的一拳过去,被雷狮轻松躲过。

“这么长时间不见很想我么?小骑士。”雷狮调笑到,紫色的眼里满是戏虐的愉悦。

“不,没有您的日子好极了,大明星。”安迷修撇撇嘴“到现在还带着这条蠢头巾?话说你出门都不戴口罩和墨镜?不怕被粉丝围观呐。”

“我带头巾关你什么事?这叫有个性懂吗。再说······”雷狮拨了拨额前黑色的碎头发,“你雷大爷怕过谁?”

啊,是哦你真棒棒。安迷修强忍翻白眼的冲动,耐着性子又问了句:“你有事没事?没事我还有讲座。”

“有事。”雷狮凭借身高优势把安迷修按在树干上,凑在他耳边吐出暧昧不明的句子“讲座结束后,老地方。”然后再次潇洒转身,徒留下安迷修呆呆的站在原地愣半天,反应过来后爆红着脸破口大骂“你脑子有病吧!”

雷狮已经走远了,自然是没有听见。



安迷修在讲座时把他的温柔和骑士风度体现的淋漓尽致。迷倒了一大片学弟学妹,还被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学妹要了手机号。

他有些飘飘然,心情愉悦的走到半路突然想起来雷狮那句调戏般的话。

他抬头望望,脚尖在地上打转。去还是不去?安迷修有些苦恼的挠挠头。话说那家伙也是被请来办讲座的吗,他会不会是在耍我?话说恶党的话根本没必要去在意吧······

“讲座结束后,老地方。”雷狮的动作带着三分慵懒七分调戏,偏偏语气十成十的认真。

那——到底是去,还是不去?他待在原地纠结半天,最后还是轻轻叹一口气,坚定的迈开步子。

失信于人不是一个骑士应该有的行为。


雷狮,凹凸学院表演系毕业,毕业成绩排名第四。因为有一次把安迷修的小马拖鞋拍照发到学校网站上而就此结下梁子。出道后和弟弟卡米尔合力组建“雷狮海盗团”。并因为《鲸落》这首歌一炮打响,现在是当红明星。

喜欢安迷修。

他现在正倚在楼顶的栅栏上,吹着风哼着小曲儿。

差不多了吧。他眯眯眼睛,听着有些不成调的脚步声数着时间。

5、4、3、2、1

“吱啦——”

门开了。

安迷修微微喘着气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领带不再是那么一丝不苟的贴在衬衫上而是松垮的挂着,一节白皙的脖颈便暴露在五月的空气里。

“这是怎么了我的骑士先生?”雷狮看着露出些许狼狈气息的他莫名开心,弯起嘴角“赶着来见我吗。”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安迷修懊恼的摇摇头,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雷狮。

天哪,他居然会因为雷狮真的守约到来而感到雀跃的高兴?安迷修,你醒醒。他说不定只是想重温和你在天台打架的乐趣。

“我想······”雷狮保持着笑容,大拇指和中指捏在一起打了个响指。

已经蓄势待发准备冲上去干架的安迷修感受到有一丝微凉的液体落在额上,带着迷惑的抬头向上看去。

天是很蓝的,蓝的通透。阳光化作一道金丝划破白云,落在这个屋顶。接着大片大片的金丝开始洒落,融在皮肤上柔柔的,暖暖的,带着一丝温情。

美吗?非常美。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

雷狮看着呆呆愣在那里站着的安迷修噗嗤一下笑出声。
真可爱,太可爱了。

他嗅着带有槐花香的湿润气息,被风带起的发带有意无意贴在安迷修肩上。



“我想和你一起去天边赴一场约会。”



一道彩虹影影绰绰从棉花糖似的云边浮现,悄悄搭在那栏杆上。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