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雷安】喂这是你的情书吗?(2)

这么欢脱下去不是很符合我平时的文风啊。哎,毕竟是情人节嘛…情人节
情人节快乐(来自单身狗的怨念)











到了约好的那一天,安迷修这个钢铁直男开始对着一柜子的衣服发愁。

应该穿什么衣服去才好呢?

排除了各种骚包花哨的衬衫西服,他最终选定了和平时一样的白衬衫。

等等,我为什么要这么认真的挑衣服??!安迷修突然醒悟拍拍自己的脑袋,泄愤般的将自己的手机塞进裤兜里。丢下一屋子的衣服关门而去。

几分钟就到了游乐场门口,安迷修放眼望去在茫茫一片人海中并没有发现雷师的身影。

“这都三点了居然还没来。”一屁股坐在门口休息的椅子上吃着棉花糖:“哎、算了,再等等吧。”

他打开手机看起了教案。

太阳从西边发出的光铺满了这个游乐场,也照在了安迷修的身上。

“今天的营业时间结束,欢迎您下次光临。”广播里传来优美的女声。

“雷狮是吧……”安迷修捏着快没电的手机,咧出一个笑容濒临爆发:“居然放我鸽子,胆子不小啊。这就是传说中的书信恶作剧吗。”

“星期一好像就有他们班的课呢。”


而雷狮那边,因为前一天晚上和卡米尔他们组团玩游戏玩了通宵,埋头呼呼大睡到了下午三点时被帕洛斯的电话吵醒。

“有话快说。”

“老大,你见到安莉洁了吗。”

“哈?”

“不是吧?你不是约了她今天三点见吗。”

“……我忘了。”

“那就好,我刚刚在游乐园门口看见安迷修了,就是那个新来的班主任。老大你如果要去的话小心点,别被逮了。”

“行知道了,我还有一个问题。”

“是什么?”

“帕洛斯你为什么会在游乐场。”

“……”

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忙音,雷狮按掉电话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现在已经三点半了,去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买票。而且重要的是对方说不定根本没有来,还有安迷修这个家伙在那边晃,怎么看都是不去比较明智啊。

但是万一安莉洁去了而自己没去的话好感度会降低啊!

怎么办?

又过了几分钟,他慢吞吞的爬回床上,翻身、盖上被子。

算了算了,迟都迟了也不差那么一会儿。再说对方也不一定就会去。

埋头睡的昏天黑地的雷狮再次被一通电话吵醒,老大不情愿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摸向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粗暴的扯下充电线按下接通。

“是卡米尔啊,有什么事情吗?”

“大哥我今天晚上有社团活动需要在学校里过夜,晚饭你可以自己解决吗?”

“没问题没问题。那记得别感冒了。”

“嗯。还有大哥晚饭你别去烧烤摊吃,对身体不好。”

“好的好的。”

挂掉电话。雷狮光着脚踩上了一地的零食和脏衣服去拿自己的钱包。

嘛,那就去家门口的烧烤摊撸串吧!

走出了家门,熟悉的孜然味就开始飘飘悠悠的涌进鼻腔,雷狮寻着那股味道顺利的找到了记忆中的烧烤摊。

“老板,来二十串羊肉二十串牛肉两串鸡翅一瓶啤酒。”熟练的点完菜后,雷狮找了个空桌子开始在那边装大爷到处瞟。

这一瞟就看见了一个人在那边喝闷酒吃着烤串的安迷修。

雷狮不淡定了,骨子里的捉弄人因子让他上前去坐到了安迷修的对面。

“哟,这不是安迷修老师吗?来这里体察民情啊。”

“你是……?”安迷修朦朦胧胧的抬起头来,酒量不好的他随便喝了几杯眼前就已经开始出现重影了。

“我是你带的班上的学生啊。”恶劣的扬起一个笑容,雷狮对上安迷修沾水的眼睛:“话说老师你不要紧吧?明天有课在这里喝酒的话不会有影响吗?”

“啊……没事,少喝一点就行了。”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安迷修冲他露出一个表示’自己没事谢谢你不用担心’的笑。殊不知自己刚刚的举动让对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这样子也太有趣了吧,跟传闻里的高冷啊恶心帅啊什么的都不沾边嘛。

“安迷修老师,要不我来帮你喝一点吧。”雷狮叫住服务员又让他拿来了几瓶啤酒。把安迷修和自己杯子里都倒满。

“就当为老师你明天的工作第一天庆祝吧!记得要喝光哦。”

“啊,啊好的。”脑子还在发懵的安迷修不知不觉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一杯酒就这样咕嘟咕嘟下了肚。

雷狮在对面看着好笑,自己也不甘示弱的灌下去。

就这样几轮以后,这两个傻子都喝醉了。

“撸串配啤酒!可是绝配啊!”

“尤其是羊肉里面烤出了油,加上啤酒那种刺激的感觉简直最棒了!烤羊肉啤酒最高!”

“老师你很懂嘛。”

“还有烤苦瓜!明明很好吃,尤其是烤过之后不论是配啤酒还是羊肉牛肉或者其他的菜都完全没问题啊!”

“对啊!这就是撸串的精髓!只要烤过之后不论是什么都会变成人间美味!”一脚踏上桌子,雷狮指着安迷修喊道。

“来,我进你,干一杯。”

“走起!”

安迷修又喝了几口后开始安静下来,狠狠的咬了一口羊肉串。

“我跟你说啊,今天被一个给我写情书的小屁孩给放鸽子了啊!”他愤愤的把杯子砸在桌子上“明明只是一个小屁孩,拽什么拽,用情书来玩恶作剧玩弄别人感情很过分哎!”

“就是啊,太过分了吧。居然会有人放老师你的鸽子!”雷狮也作出一副愤愤的表情来为安迷修打抱不平。

“来,老师,继续喝!现在就把这些东西都忘了吧。”

“哼,比酒量我可不会输的。”

“干!”

“来!”



“喂,客人,我们已经打烊了。”雷狮被老板唤醒,冷风吹的他打了一个哆嗦瞬间清醒了大半。

“哦好的。”

“还有可以麻烦你把你的朋友也带走吗?”

转头看见趴在桌子上像烂泥一样软塌塌的安迷修,在雷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老板丢到怀里。这下是真的要自己处理了。

在直接把对方丢在路边还是带回自己家这两个选项里犹豫了一下,嗯……还是带回家吧。

于是直接抱上对方,一路抱回了家。

意外的不是很重。

而熟睡中的安迷修感受到有一丝热源,就往那边缩了缩。毛茸茸的头发扫上了雷狮的脖子。

“噗。”又一次笑了出来,这举动简直太可爱了,小孩子吗。

丝毫没有意识到觉得一个大男人可爱是一种很危险的思想,雷狮打开家门,和安迷修一起跌在床上睡了过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