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伽小】光影

之前参与的合志应该解封啦……

发一下凑凑更新orz

摄影师伽x画家小

画风欢脱系列,慎!!

其实是为了凑百粉(滚)感觉都是僵尸粉我很慌张的所以想到时候点个梗活跃活跃气氛…

以上。








早晨六点,伽罗那精准的生物钟任劳任怨把他叫醒。他打个哈欠揉揉睡得有些乱糟糟的头发,赤着脚走到窗户前拉开厚重的咖啡色咔叽布窗帘。天还是蒙蒙亮,把与层层叠叠的楼房轮廓染上一抹极淡的金色。伽罗打开衣柜拿出一件运动服,又随手把他棉质的格子睡衣往沙发上一扔。换好衣服后,他总算是愿意穿上拖鞋了。毕竟才刚刚立夏又是清晨,温度还是有些发凉的。想起昨天阿卡斯的母亲打来电话叮嘱他要多添几件衣服的事情,伽罗心里面就一阵热乎。

伽罗是个遗孤。或者说的好听点,他是个孤露。

伽罗父母逝于战场的那一年,他还不满三周岁。但是幸好、阿卡斯的双亲收养了当时被送去孤儿院的他,把他看得比自己的亲身骨肉都重。阿卡斯为此也没少和伽罗打过架。但那时毕竟都还是孩子,占有欲强,好处是忘性也大。呼呼睡上一觉后明早起来还照样过来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伽罗一直很感谢阿卡斯的父母,赐予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人。

拿出薄荷味的牙膏挤在牙刷上,看着口中越泛越多的泡沫发愣。直到水从杯子里溢出,湿漉漉的冰凉触感沾湿了他的手背才反应过来。

啧,忘开热水了。

早晨六点半,他神清气爽打开租来屋子的门,脖子上挂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相机。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点点头,拔腿嗖的一下绝尘而去。三秒后就听到楼底下一个老大妈声嘶力竭的喊叫:“楼上301的小伙子快交房租!”


时间还早,路上车也不多人也不多。伽罗慢悠悠得走在路上,拿着相机东看看西瞧瞧的想找一个好点的角度拍风景。他抬头望了望天空,半边已经被染红了,里面还夹杂着金黄和橙色。这时候的天空有云最好看了,太阳把棉花糖般的云染成不同色泽的瑰金,从发红的空中投下云朵的影子,层层堆积起的浪潮梦幻般美好。

可惜今天没有。

伽罗叹口气,只能拍点短镜头的单独物件了。

······有没有猫之类的动物?

再往前走一段路左拐,就到了这里的中心花园。名字说不上好听也说不上难听,叫什么来着?时光小站吧,总之很符合公园的主题就是了。

不论是木雕的板凳还是石雕的摆件亦或是周边的灌木丛都被刻意雕刻修剪成钟表沙漏的模样,充满了生机的花园配上这种浓缩了时间沧桑的东西,使这儿透露出微妙的古老气息。中央的喷泉池是个时钟,散落在水中的十二个彩色小沙漏挨个转完一圈后,灯光特效就会伴随着悠扬的古典乐声随着喷泉一股脑宣泄出来。场面之美好浪漫不言而喻,所以这个公园也被称为“约会圣地”。

早上七点整,当伽罗照例带着一层薄汗来到了这个公园时,发现原本属于他的座位被一个少年给占了。

少年相比起伽罗略显消瘦的身上穿着黑色的休闲服,衬得他皮肤分外白皙。乖顺的黑发贴在头皮上,偶尔几撮不怎么听话的则大大咧咧翘了起来,为他平添了几分可爱。那像鸟羽般长的睫毛末端往上卷着,随身体的小动作而扑闪扑闪地轻颤,在晶紫色的眼瞳中投下一片阴影更显质感。

少年正在纸上涂涂画画些什么身披第一缕晨光,被锐化的边缘把他影子拉的很长。

景致如画。如果别人看到这种画面一定会如此的赞叹道。

但一向不吝啬赞美语言的伽罗却没出声,如果仔细去观察的话还可以看出他的手在颤抖,作为一个专业级的摄影师这种情况是不被允许的。可他这次完全克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他是在害怕吗?

他的确在害怕。他害怕是他认错了人,他害怕这不是他记忆中的少年,不是那个———“小心?”

被唤作小心的少年抬头望向他的那一刻,伽罗感觉他的时间都被凝固了。

而后对方张了张嘴,带有不确定因素的同样回了两个字。

“伽罗?”

所以生活就是这么的戏剧性,你永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碰见什么人。



他们一同坐在沙漏圆椅上,享受着喷泉下溅四散的水雾给皮肤带来的凉爽。

早晨的公园里很安静,只能听见水声伴着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和时不时的一声悠长的鸟鸣。

他们肩并肩保持长时间的沉默,谁也没有说话。

这太难熬了。伽罗不擅长应对这种气氛便选择开腔,他有太多太多话想问,但都聚集在舌尖打转不知从何说起。最终憋出了一句干巴巴的问好:“最近过得怎么样?”

“······你呢?”小心侧过头去看了看躺在手边的画板,一直以来都平静到波澜不惊的心开始泛起涟漪。

“我吗?”伽罗笑了笑:“还行吧,至少目前为止都还算不错。”

“一样。”他摸上了画板、指腹摩擦着略微粗糙的素描纸,言简意骇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说起来······应该有十年没见了吧?”沉寂了不到半分钟伽罗便又打开了话匣子“小心你是最近才来这边的吗?之前没有看到过你。”

“嗯。”

“没记错的话你应该高一了吧,从别的地方转学过来的吗?在哪上学?”

“星际学院。”

“那我们暑假过后就可以一起上学了。”伽罗心里窃喜:“先来叫声‘学长’怎么样?”

“不,我拒绝。”

“小心你不仅话变少了还变冷淡了哎,记得以前你总是喜欢跟在我后面‘伽罗哥哥伽罗哥哥’的叫呢。”

“我没有。”

伽罗看着小心微微发红的耳尖,笑着揉乱他的头发。

感受着依然熟悉的柔软触感,他随口问了句:“孤儿院现在怎么样了?”

小心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细碎的头发挡住眼中闪过的复杂情绪:“挺好的。”

“那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回去看看吧。”心情好的伽罗没有发现这个小细节。帮他整理好发型后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小心,你有没有定下去哪住啊?”

“······没。”

“太好了!那来和我住怎么样?”伽欢呼了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下来,向小心伸出手:“房租分摊,包吃包住哦。”

小心望着站在逆光处的伽罗,鬼使神差的把手递了过去:“好。”


从旅店里把行李箱搬回伽罗的租房过程还算顺利。稍微收拾一下,譬如把小心的衣服挂进衣柜,日常用品安放好等等。那一大堆的颜料画笔则被伽罗嫌弃的扔到了不见光的小角落里吃灰。

虽说东西并不算多,但安置好这一切后时间也已经悄悄溜到下午。

原本还算空旷的屋子一下子就被填满了不少,被稍微装饰一下就多出了几分家的味道。

自己那原本空空旷旷的心也被填地满满当当的了。

这感觉真的很棒。

伽罗躺在地上,偏过头去问小心:“晚上出去吃一顿大餐来庆祝乔迁如何?”

小心拿起画笔的手抖了一下,险些把笔尖上的涂料甩到画上面去:“不。”

“为什么啊?”伽罗翻了个身趴在地上哀嚎。

“······人太多。”小心继续在纸上面涂涂画画,勾勒出早晨公园的轮廓。

“好吧,今天先听你的。”伽罗继续哀嚎几声后猛得跳起来迅速恢复到了先前充满活力的精神状态:“那我来做饭,小心你刚刚到这估计也很累了吃完饭就去洗澡睡觉吧。”

小心点了下头。这个安排很合理,他的确也是有些疲惫。这么多年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在见到伽罗的瞬间放松,巨大的倦怠感瞬间就席卷而来。

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不一会儿,屋里空气开始弥漫起饭菜的香味。伽罗把盛好菜的盘子端到桌上,摆好餐具。看着自己做的色彩搭配养眼的菜品忍不住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好角度拍了几张后,才高声喊道:“小心?开饭啦!”

一连喊几遍之后都没有回应。伽罗忍不住探过头去望了望,这才发现他已经坐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无奈笑笑,带着自己都没发现的宠溺。

替小心换好睡衣抱到床上盖好被子。自己则迅速解决了做好的菜,在心底默默夸赞自己手艺见长。打开微博发上拍的美食照和早晨公园,伽罗乐呵呵的一边嚼饭一边刷微博。


@神奇魔方在这里:今天份的照片~【美食jpg】【公园jpg】


还有上次说好的cos地点已经选好啦,保证很漂亮哦。

评论:


@魔方男神推:哇啊啊啊啊啊啊魔方男神的照片还是那么好看!打call!!


@小透明飘过:天哪!!男神是神仙!!高产似那啥,贤惠似那啥啥啥。

 

@瓜:你会被打死【微笑jpg】还有男神是我的!@小透明飘过。


@小透明飘过:不!!!


@不是姨妈红:哟,今天怎么摆了两副餐具?请人吃饭?


阿卡斯?伽罗往下翻的手指顿了一下,想想还是选择敲几个字上去后果断关掉微博。


@神奇魔方在这里:对,房子和别人合租了。@不是姨妈红


事实证明这是明智之举,因为接下来的整个评论区全都被合租这个词刷屏了。

无视还在滴滴滴滴响个不停的手机,伽罗干脆把它开了静音拿去充电,毛巾往肩膀上一甩,哼着歌走进了浴室。

当伽罗带着一身热气出来后,天已经完全暗了。窗户外亮起的点点灯光汇聚成闪烁着的河流。

他甩甩脑袋,转头看着蜷成一个球的小心捏了捏他的脸,也钻进被窝把他抱怀里。

“晚安,小心。”

十点二十,房间里只剩下平稳的呼吸和电器低沉的叹息。



伽罗他又做梦了。

真奇怪,同小心合租差不多有半个月了,这几天内他一直断断续续梦见以前在孤儿院的事情,像走马灯片场一样。

从他被带到孤儿院时院长向他伸出的一双手到他碰见蜷缩在角落里的小心,然后略过琐碎的生活片段停在阿卡斯父母带走自己的那一格,小心站在自己身后扯住他的衣角:“你走了我该怎么办?”怯生生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委屈。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他弯下身摸了摸小心的头:“小心,我们会再见的。”他听见自己这么说:“会再见的。所以······记得等我。”于是得到了那声几乎飘渺的“好。”

他看见自己就这么跟着阿卡斯父母渐行渐远的身影和小心发红的眼眶。

然后呢?然后他让他等了十年。

其实他也曾多次在深夜里拿出笔记本上的那串电话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小心翼翼敲进手机里。满怀期待的聆听着那边传来的嘟嘟嘟声,却从来没有人接过。这几年来他打了多少次已经数不清了,从无人接听的忙音再到服务员小姐不带丝毫感情的说出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反复的落差让他的情感渐渐麻木起来,甚至认为他那么长的下半辈子里有可能再也碰不见小心了。之前说的话不过是年少无知时许下的虚幻的承诺。

但是小心他就是这么出现在他面前了,尽管性格更加内向甚至有时候连伽罗也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他是小心,他的的确确是他的那个小心。

这些年来小心一定受了不少苦吧?我得对他好。这个想法在伽罗脑海里扎根发芽。


星期六。还是一样阳光明媚的早晨,清新的空气,伽罗却感受到深深的无力。

“小心,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和我一起去俄罗斯吗?”伽罗毫无形象可言的趴在沙发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不考虑。”小心头也不抬的脱口而出。

“为什么啊,你都有一个星期没出门了,天天也不说话这样以后怎么和别人交流?”伽罗一点一点蹭过去揽过小心肩膀教育到,他是真担心。

小心没有说话,专心用铅笔在本子上涂画着,不出几分钟一簇雏菊便浮现出来。

“不愧是小心,画的真好看。”伽罗看了后忍不住夸了句。对方明显的脸红一下,小声说了句谢谢。

“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吗?”伽罗并没有放弃,依然在劝着他:“俄罗斯的风景很漂亮的,有很多地方可以做你画画的素材,作为一个像小心你这么优秀的画家怎么可以不出去开开眼界呢?而且你知道的,我们有摄影师聚会,他们给了我两张机票说是可以带家人一起去,我不好意思麻烦阿卡斯他们。再说了我也不放心小心你一个人住,如果你真的不去我只能推掉了······”语调慢慢低了下去颇有忍痛割爱的感觉:“哎,我的志向就是去收藏全世界的风景,俄罗斯我还没去过呢。不过如果是为了小心的话我也就只能······”

“什么时候出发?”

伽罗听了这话后计划得逞般得嘴角微微上扬:“后天。”



从当地转了两次机才坐上了机票的那班俄航。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过程是枯燥乏味的,伽罗把荧蓝色的颈枕套脖子上靠着椅子舒舒服服得在看电影,他临走前特地下了几部阿卡斯强烈推荐的准备在这次的时间内全部补完。小心抱着枕头打算和他一起看,但或许是长时间的排队和各种他很少接触的繁琐细节让他精神疲惫,没过多长时间头就一点一点地靠在伽罗肩膀上睡着了。

飞机上冷气很足,小心体温本就偏凉处在这种环境便下意识朝伽罗怀里缩。

正看着入迷的伽罗感受到有东西一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地,低头发现是小心后很是无奈,这样完全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去看电影好么!他抬手把自己的毛巾被也裹到小心身上,为了防止掉下来还很贴心的打了个蝴蝶结。

“安心睡吧。” 他捏捏小心触感极好的脸,满脸宠溺。

“我会是你的骑士,殿下。”荧幕中的男人单膝跪地,神态虔诚。

“为你保驾护航直至我生命的终结。”

我下次再相信阿卡斯的品味我就去磕金坷垃。

··伽罗?”小心看着半天没有回应的伽罗在他眼前晃了晃手,猛的被对方抓住肩膀。

“小心,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伽罗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来做我的cos吧!”

“······哈?”


“对对保持这个角度!小心你太棒了不化妆拍出来的都这么好看,好期待明天的正片哦!”

小心表示你开心就好。

拍照是个很费时间的事情,折腾了大半天天都要亮了伽罗才终于拍到几张满意的照片。小心躺在草地上望着那满天的星星突兀的开口:

“听说地上离开一个人,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

“于是每个活过的人都会给这个世界添一抹光亮。”

他偏过头去看了看被自己的话给说愣的伽罗,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好笑。

“所以,这些星星是不是都背负了悲伤的过去,把自己还没来得及燃烧的生命转化成一抹光托付给别人呢。”

第一次听小心说这么多话,伽罗难免有些无所适从。“这个嘛······”他回过神后耸耸肩,朝着小心笑笑:“我觉得不是这样,他们一定是想奉献出自己那微薄的力量,让别人在黑夜里不至于迷失方向吧。”

这回轮到小心发愣了,“这样么······”他喃喃自语道好像有了些什么思绪。那边的伽罗却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了注意:“小心。”他轻轻唤了一声:“看日出。”

从层层叠叠矮小的房屋间冒出的半抹红丹丹的旭日,把天空照亮了。


最终小心是被伽罗公主抱回去的,虽然他本人睡的太沉了完全没有发觉。

小心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出的鼻息数尽喷洒在伽罗颈部,缀在其间的几朵慵懒白云。

脚踩着这坚实的大地,小心还是有些恍惚的不真实感。

仿佛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一抬头那道天蓝色的身影就闯进了视线。伽罗向他招了招手,于是他拖着行李箱快步赶上去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会找不到对方人影。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同挤上大巴,小心有些慌张无措。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讨厌甚至于厌恶与人肢体接触。

但是伽罗的就不会,伽罗是不同的。

他感觉到伽罗把他护在身后,背部紧贴着大巴被太阳烤的挺暖和玻璃门,鼻尖充斥着伽罗身上薄荷味。

“哎,抱歉抱歉,人有点多。”伽罗费力的转过身来背抵着一根圆柱。“小心你是不是热了?脸这么红。”

“嗯。”是啊,太阳实在太耀眼了,想不热都不行。


差不多快到午夜的时候他们来到了酒店。比划一阵子后顺利的拿到了预定房间的房卡。

一间房,两张床。看起来清爽整洁,很舒服的布局。

然而在飞机上睡了那么长时间还没有倒过来时差的小心和伽罗很不出意外的睡不着觉了。

“出去转转?”伽罗提议,小心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于是两个还未成年的高中生便一起偷偷摸摸地溜出了宾馆。其中一个还不忘捎上他的相机。

周围静悄悄的,这种神秘紧张的氛围不免让人肾上腺素飙升。他们相互握紧微微出汗的手,肩并肩走在小道上。享受拂面而来的清风和混着泥土青草气息的空气。

不同于莫斯科这种大城市的繁华和喧闹,被称作“童话城市”的小镇苏兹达里充满自然生机与古朴,美好的宛若仙境。

明明是以重工业文明的国家却拥有满天繁星和清澈的溪水。

走到了小溪边的一处山坡上他们决定休息会,走累了也正好欣赏欣赏风景。伽罗单手提着鞋坐在石头上把脚伸进小溪里,不停的打出水花。

“不试试吗?超级舒服的哦。”伽罗侧过头去问小心,眼睛亮晶晶的。原本打算拒绝的小心看到这种眼神后一下子就妥协了,一步一步挪了过去学着伽罗的样子也把脚放水里去。

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凉,反而带来些许温暖。流过皮肤的触感柔柔的痒痒的,很舒服。

“没骗你吧?”伽罗用胳膊肘顶顶小心,很意外的看到对方抬起头来认真“嗯。”了一声。

不知怎么回事,看见对方瞳孔中倒映出来的星辰他居然感到心跳加速。

该死,有些不妙啊。

“······伽罗?”小心看着半天没有回应的伽罗在他眼前晃了晃手,猛的被对方抓住肩膀。

“小心,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伽罗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来做我的cos吧!”

“······哈?”


“对对保持这个角度!小心你太棒了不化妆拍出来的都这么好看,好期待明天的正片哦!”

小心表示你开心就好。

拍照是个很费时间的事情,折腾了大半天天都要亮了伽罗才终于拍到几张满意的照片。小心躺在草地上望着那满天的星星突兀的开口:

“听说地上离开一个人,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

“于是每个活过的人都会给这个世界添一抹光亮。”

他偏过头去看了看被自己的话给说愣的伽罗,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好笑。

“所以,这些星星是不是都背负了悲伤的过去,把自己还没来得及燃烧的生命转化成一抹光托付给别人呢。”

第一次听小心说这么多话,伽罗难免有些无所适从。“这个嘛······”他回过神后耸耸肩,朝着小心笑笑:“我觉得不是这样,他们一定是想奉献出自己那微薄的力量,让别人在黑夜里不至于迷失方向吧。”

这回轮到小心发愣了,“这样么······”他喃喃自语道好像有了些什么思绪。那边的伽罗却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了注意:“小心。”他轻轻唤了一声:“看日出。”

从层层叠叠矮小的房屋间冒出的半抹红丹丹的旭日,把天空照亮了。


最终小心是被伽罗公主抱回去的,虽然他本人睡的太沉了完全没有发觉。

小心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出的鼻息数尽喷洒在伽罗颈部。

有点痒。

伽罗这么想着,转过去的眼睛刚好看到小心发颤的睫毛。忽然间就红了脸。

不妙啊······这种感觉,但不讨厌。

把小心带回宾馆没一会儿就听见了手机竭斯底里的叫声“宅博士来电······”伽罗担心会吵醒他也不可否认的有一部分好奇心作祟,心虚的拿起手机按了接通。


“喂?这里是伽罗。”


小心严重怀疑是不是伽罗给自己的饭里面下了什么药,之前没发现自己这么喜欢睡觉啊。怎么出来一趟就天天犯困?他挠挠头,打了个哈欠。

在苏兹达里呆的这几天伽罗拉着他到处跑来跑去几乎逛了个遍,穿各种衣服摆出各种姿势拍来拍去弄的他脖子都疼。但是,每次看到他的笑容时就觉得一切都值了。

我大概······喜欢他吧?

“小心!这里有浆果!”伽罗乐颠颠的跑回来,手上捧着的塑料杯里装满了浑圆通透的红果子。他尝了尝颗。味道酸酸的,却很甜很甜。

“好酸。”伽罗尝过后嫌弃的评价道。

“我觉得味道很棒。”小心冲他笑笑,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压低的睫毛把阴影投进那片紫色的水晶潭。原本僵硬的线条柔和了许多,再加上阳光的衬托给他头发染上一抹暖色调,神圣高洁的宛若天使。而后伽罗便就这么被定在原地,好半天才回魂。“小心你刚才······笑了?”

“······有那么难看吗?”他低下头,颇有些挫败的用手扯扯嘴角。

“噗,不难看倒不如说超级好看啊,你真适合笑。”伽罗忍不住再捏捏他的脸:“多笑笑吧?”

小心呆呆的望向他,晶紫色的眼瞳里满是伽罗的身影。他突然间抱住了伽罗的腰:“我喜欢你。”他小声的说了一遍,接下来像是为了肯定自己的话般,又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伽罗一直觉得自己和小心是那种兄弟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也从来没想过要去改变,这样挺好的。但是刚刚听见小心类似告白一样的话语后,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很开心。这时他才明白了自己对小心才不是那种哥哥照顾弟弟的喜欢情感,而是另一种更加纯粹的爱。他把小心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认真的一字一句说道:“小心,我不喜欢你。”他感觉到小心想把手给抽回去,于是握的更紧了些:“但是······我爱你。”他抬起对方的头,看着积蓄了些泪光的紫宝石闪出一瞬间的茫然。好笑的同时又不住的觉得可爱。他慢慢凑近,在额头处轻轻落下一个吻。

“我爱你。”他说道。然后由着对方脸颊通红的钻进他怀里。他知道对方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些东西。而他有大半个辈子的时间去等这句答复。“我也是。”小心鼓起勇气抬头再次扬起一个微笑。

远处飘来了一阵轻快的乐声,随着风盘旋在他们耳边,又随风远去。


备注番外:

几天后在回程的飞机上,小心向伽罗坦白:“伽罗,其实……孤儿院已经不在了。”想了想后又加上一句:“抱歉。”

他原以为伽罗会发脾气,结果却收到一句淡淡的:“早知道了。”

小心诡异的望向伽罗,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嗯……就是我们在俄罗斯的第一天啊,那个叫宅博士的人给你打了电话,但是你当时在睡觉我怕吵到你就接了……就是这样,他都告诉我了。”

小心憋了半天憋出一个“哦。”

做了多长时间的心理准备才说出口的事情居然对方早就知道了?小心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他想打人。

“而且,孤儿院虽然对我来说很重要,但绝对没你重要啊。”伽罗笑了笑,喝口咖啡。“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另一边的画风就没这么温馨:伽罗的微博已经炸了,然而本人还没有出场说过一句话来解释。引起轰动的事情是由伽罗本人亲自上传的几张cos照片。并且还艾特了这个coser。这也很平常,但关键是这个coser很帅!很撩人!很可爱!而且微博名特别眼熟。于是有的小可爱就手滑点进那串蓝色的文字,一翻主页就被吓个半死。

这不是!画连载漫画《理想国》的!!黑曜石太太吗!!!我的天哪长得这么好看这么漂亮!!!

一传十 十传百,开始有人不停的艾特伽罗让他出来证实一下那人是谁,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图个安心。然后伽罗丢下了一句更劲爆的话:“我对象。”

之后便持续长弧状态。徒留他的微博独自面对刷屏洗礼。

一小白迷妹爆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这年头好男人为什么不是基佬就是gay?

---------------------------------------------------------------------------------------

看到这的都是小天使❤️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