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锤星】星空之梦

tag会破百的!
来自@眼淚Tear 的脑洞,我好像写毁了唉……抱歉orz
人物ooc是我的可爱是他的
下一次看看亲爹星吧,很带感的样子。(闭嘴)


———————————————————

离开已经失去生机的ego星,奎尔在那里留下了两个父亲。
这对他的打击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大了。
“人只有在失去后才会懂得珍惜。”
卡魔拉站到他旁边,望着奎尔疲倦的侧脸和那一双毫无焦距却蕴含永恒星空的眼睛。
“我这一次不会再失去你们了。”
他有感应般的侧过头朝着卡魔拉笑笑,收到了来自对方一个安抚性的拥抱。
这也是那一战之后留下来的后遗症,不知道为什么存于奎尔眼中的永恒星空并没有随着星球的消减而消失,一开始大家都认为过几天便会慢慢好起来,却不想近乎三天后那双熟悉的绿眼睛还是没有出现。
奎尔觉得倒是没什么,自己挺值得,还活着就够了。
“就算看不见也不会对我的帅气值有丝毫影响。”他摆出了个自认为帅气实则傻气的姿势,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嘲笑和吐槽。
银河护卫队是一家人,当然少不了欢声笑语啦。
他这么想着,口头上和火箭拌嘴心里暗暗苍蝇搓式开心。

我最珍贵的东西就在身边,只不过之前一直没有被我发现而已。
这一次我会守护好的,勇度。

花了不少时间来适应在只能看见宇宙的情况下的日常生活。他又渐渐变回了原来的那个唱唱笑笑的星爵,甚至还会和火箭他们一起解决些比较简单的任务。在适应初期奎尔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团宠地位,每个人都对他和颜悦色,把最好的先送给他,到处打探治疗眼睛的地方。就连火箭都会不情不愿的给他摸摸自己毛茸茸的脑袋。
别开玩笑了,谁能拒绝那双含有星空的眼睛呢?每次和奎尔一对视火箭就感觉自己仿佛被吸进去了,回过神来时奎尔的爪子已经搭上了他的脑袋,拒绝也不是,躲也不是。
“没有人能拒绝他现在的眼睛!没有人!”火箭不知道第多少次气呼呼的在船里大声嚷嚷,不知道这次又是被摸头了还是框走了什么东西。

然而奎尔并不是如他表现的这样正常,不如说他表现的太正常了,情绪在没有地方发泄时就会渗入神经变为梦魇。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一段时间内奎尔总是在做噩梦,反反复复梦见勇度逐渐冰冷的身体和离他远去的护卫队成员。他抱着勇度的尸体,像个孩子一样乞求他们别抛下他,而最终的结局却总是剩下他一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他每每被这个噩梦惊醒时,睁眼却只能望见星空。那一瞬间的恐惧便被无限放大,直到听见德克斯的鼾声才把跳出去的心又捡起来塞回肚子里。每次起床都被吓出一身冷汗的感觉可一点也不好。他拍拍头,在心里安慰自己他们是绝对不会抛下他一个人的。

对他们的信任多大,在被冷落时的失落成倍增长的程度便会多剧烈。
不对劲啊,这一切都不太对劲。
自己的家人都开始围着一个外人团团转,而他们明明才认识不到一小时。
对方的魅力有这么大?比他们之间的羁绊还要大?还是说他,彼得奎尔,是一个压根不值得别人喜欢的差劲家伙?是这样吗……
这一定是个噩梦。
在耳边环绕的欢声笑语此时全部化为利剑,一刀刀划破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心,成了他自我否认的证明。
天哪,奎尔别这样。不要因为看不见后神经就变得这么脆弱敏感,没安全感的像个孩子。

“少吃点,你离胖就差一碗饭了。”

面对一起出生入死队友的质疑和讥笑无疑在为他身上的伤痕添砖加瓦。

而刚刚被救下来的飘荡在太空中的人似乎总算注意到奎尔了,他张开嘴询问,声音低沉沙哑……该死的性感:“你是?”
“这里的船长。”理直气壮的答道,他按照声音来源调整了下位置,睁大眼睛瞪着他。

“……你的眼睛真漂亮。”

听上去是发自肺腑的赞叹,但奎尔对他已经不爽到了极点,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这和你无关!反正你也醒了哪来的回哪去吧。”转身就打算走,却不想被拉住手臂失去平衡,跌坐进一个温暖的怀里。
“你!!!”大概是太过震惊,奎尔用最原始的方法开始挣扎。
“一会就好,让我抱一会。”
对方既然这么说自己也不好拒绝,奎尔脸上第一次出现带有羞恼成分的紧张,四下张望着希望有心眼的人可以过来阻止这个没脑子大块头的行为。
很显然大家都是有情商的高智商物种,非常识相的退出了这片区域,该干啥干啥。
靠,一群白眼狼。
奎尔挣扎不过,求助无效。在心里咬牙切齿。
“喂,抱够了没,放我下去。”
不爽到了极点的奎尔臭着一张脸。
温热的吐息忽然喷上脸颊,他身体更加僵硬了,对于被队员们称为男神的家伙下一步将要干什么完全没有概念,无助感在心里滋生。
“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向星空一样。”
对方再次赞叹道。
头上突然传来的温度激的他一个哆嗦,他可以感受到这是双温暖有力的手。
这还是第一次有除了勇度以外的人摸他的头。
而这相仿的温度和触感竟然让他想流泪。

“……你哭了?……抱歉我有弄疼你吗?”
“没有。”
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太丢人了奎尔,太丢人了。
但是他忍不住,这无法抑制。
眼里的星空也被泪水模糊,取而代之一个人的轮廓渐渐在黑暗深邃的宇宙中清晰的浮现出来。
金子般的头发,蔚蓝的独眼,带着疤痕的脸庞。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个人有着和他相似又不同的灵魂。
他看见对面的人笑了一下:“这就是你原本眼睛的颜色?我觉得不比那片星空差。”
“我叫索尔,雷神,来自阿斯加德。”
“彼得 奎尔,银河护卫队队长。”他轻轻哼了一声,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好身材。
“好吧,我代表这里暂时同意你的留宿。”
“还有把你捏我屁股的手给拿下去!这是性骚扰!!”


评论(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