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kiss#dipbill#七夕快乐

很简单的一个吻啊,真的,只是一个吻。
赶急码出来的难吃极了。



阳光总是那么懒惰,它穿过窗户照射到bill身上时已经是中午了。
作为一个被打败的恶魔,的确这很丢脸,而且他还不得不屈之于那些可恶的pines家里,这简直是耻辱——
“嘿,bill。恶魔也会有赖床症吗?”dipper瞥见抱着自己被子,故意打着鼾的狡猾的金发恶魔深深叹了口气“现在、起来,去厨房还有可能剩下些小甜饼。”“pine tree,你完全可以帮我拿来。”还躺在床上的恶魔用散懒带着细微电流的声音回答。“bill,我再强调一遍!你只是住在这,而且是以恶魔的身份来这避难,别太过分了!”dipper在这恶魔前总是不能冷静思考,看见他的嘴脸,和恼人的笑容他的理智就直接绷断,即使bill有一副好皮囊。“well…所以pine tree你的意思是让我离开咯?”bill撑起身子半坐起来,微眯着一只蜜色的眼,嘴角勾起弧度。
他生气了。dipper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戳中bill的伤口“当然也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我知道——?”bill笑了,带着讥讽的味道“哦,pine tree,我知道?现在在你面前的可是完全无法动用魔力的恶魔,也就是无用的恶魔。”bill眼角有些泪花泛出,是笑出来的吧“我知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pine tree。”他注视有些焦虑想解释下自己行为的dipper,再次咧开嘴角,虎牙反射出森冷的光来“我,bill……”dipper试图转动乱成浆糊的脑瓜,结果只能从嗓子里冒出几个不明所以的单音节字。“我很抱歉…你知道我只是想叫你早点起来……”深吸一口气,他咬牙说出口。bill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似乎在沉思“如果是这样的话pine tree,过来。”“什么?为什么?”在弄清楚原因前绝对不会乖乖听话过去的dipper,他是知道的。“对诚实的孩子是有奖励的哦。”金发微微倾斜看见了隐藏在头发下的黑色眼罩“来,过来吧。”恶魔在引诱着被欲望支使的人,引诱他们跌下深渊。
dipper走过去了,不得不承认bill的确有着一副好皮囊,恶魔本就是诱惑的象征?哎,管他的呢!dill抬手勾住dipper的脖颈,咬上他的唇啃咬着,把舌头伸入口腔里故意占领对方的领地,强迫他反击。dipper是那么青涩,你知道的。他笨拙地回应着,好几次被虎牙划出道细微的血痕。就一分钟后,bill主动离开了dipper的唇,一缕银丝被牵扯出来显得他格外色情。bill跌坐回床上,“好了小鬼,奖励结束,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又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凑近dipper嘴一张一合说几句随后把dipper又“请”出卧室。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被赶出门的dipper貌似还没回过神,他下意识地舔了圈嘴唇,反应过来后又自顾自的红了耳尖。
“you can try to fu*k me.”那人过长的睫毛扫到了他脸上,眼神闪烁又带着狡黠。
这算什么啊……dipper捂住脸。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