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迷#dipbill#billdip#无差

又开坑,你又开坑(扇自己)


应该是很简单的脑洞吧,如果我能填完坑并且还活着那就会有后续


开头的句子装x用的,与文章没什么关系


dipper没有直接登场,说话的对象可以带入自己。设定为bill被打败后困在时空夹缝里


我自己就是那个我漫游的世界,
我的所见所闻皆源于我自身;
那么———我感到我更真实也更陌生。
yellow~我是比尔·塞弗,一个活了好几个世纪的恶魔。至于你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一段自我叙述…well谁知道呢,说不定只是我一时兴起或是太过于无聊?总之现在你是我目前唯一可以聊天的家伙,所以我不介意回答你的问题。对,任何问题。
well well well,第一个问题就没必要那么老套了嘛,我的确是如假包换的恶魔,而且被困在这个时间夹缝里出不去了,umm如果问为什么我可以和你对话的话——也许是我们精神波动恰巧吻合了而已。我或许还可以试着看看你现在在想什么,以前有哪些难忘的经历~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咯
喔wait,我看见熟人了。pine tree and shooting star?当然啦,我认识他们,那两个孩子和他们的家人都挺令我印象深刻的,要说原因嘛……这个有些复杂…简单来说,他们用狡猾的欺骗手法打败了全知全能的我。okay我了解,而且这不是狡辩——说实话我挺佩服他们的,首先有这个挑战恶魔的胆量就值得钦佩了。尤其是那个pine tree,哦,我当然知道他叫dipper,dipper·pines right?pine tree只是我对他的爱称而已。
well相信我一般人可是不会想让一个恶魔记住他,再给他一个专属爱称的。看来你有点意思嘛,别让我失望哦。
嗨,小家伙。你打算这么浪费掉你的机会吗?这可是难得可以和恶魔对话哎,问对pine tree的看法?别太贪心kid,但是谁让我这次无聊了这么久呢,好吧,我会告诉你这一切故事的,那么现在就是stories time~我们可以吃点小甜饼什么的坐下来慢慢聊,要知道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对面的恶魔抬起修长的手,中指与大拇指交错,打了个响指,眨眼间面前就出现了两个板凳和盛放着小甜饼的盘子端在桌上,茶壶和茶杯飘飘悠悠的过来,沏上热乎乎,香气四溢的红茶,甜饼的香甜气味在空气中散开。他看着不由自主咽下口水的人,像蜜蜡一样闪亮澄黄的眼睛很明显的透露出愉悦。要偏亮金色的发丝被主人用黑丝带绑在后脑,自然垂下。恶魔坐下拿起了一块小甜饼,一只手有节奏的敲着桌子。
come on kid.I will tell you something interesting

你知道重力泉Gravity Falls吗?我在那里被一个矮个子召唤出来的,喔哦我见到他时真想嘲笑他那夸张到不行的头发。他叫我去别人的思想里偷取一份关于小屋地契保险柜密码的记忆,说真的当时听见这个要求我简直想就这么回去,开玩笑的,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为什么还要再回去呢?我只是想拒绝而已,但你猜怎么?他说的人竟然是我的朋友stanford·pines!
别这么说,至少我认为他是我的朋友。接下来就理所当然的,我进入斯坦的梦里,并不是我所谓的朋友,有些失望。但也让我发现了几个好玩的家伙,yeah是那两个kids和一个胖子。他们害得我失去了这份工作!严肃点,这对我的打击很大,我当时真的是太生气了——想想看吧,马上就要得到的玩偶被别人给抢走的感觉。什么?你不玩玩偶?哦,现在的小孩的童年真是无法想象的糟糕。
好的好的,我继续说下去。就在我快要解决他们时,pine tree打乱了计划,这简直太讨厌了!绝对是那个老家伙告诉他可以在梦中干任何想干的事情的。well我可是精神世界里的王,他们的的确确引起了我的兴趣~但当时放过他们也许是错误的决定,要不然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家伙你居然不同情下我!给点面子嘛。all right不闹了,快收回你那嫌弃的表情。
自那之后我一直为湮灭之日做准备,是的!我称那伟大的一天为湮灭之日!顺便,我可以告诉你个秘密,其实在进入stan那个老家伙脑瓜里的时候,我就看见了他的计划。哦,真是太好了,他是我把异时空朋友们召唤回来的关键因素!果然pines一家都那么可爱,傻的可爱。居然为了兄弟不顾一切……
well在启动的时候还出了意外,那些政府介入的动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哦,小家伙你不会真的认为政府找到那个机器会是什么好事情吧?
要知道这机器被政府利用了才是真正的末日,那可就不仅仅只在重力泉有湮灭之日了,到时候会是全地球的灾难。
总之机器还算顺利的启动了,我的老朋友也成功的回到了怪诞小镇。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时空裂隙,那种看上去像是黑乎乎的液体的东西被stanford给关在瓶子里,让我没法碰到。之后是通过什么事情来着?哦,pine tree和他的胞胎姐姐闹矛盾了。我当然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啦,伪装和诱惑是恶魔最擅长的事,只需要给出了一点点小小的诱饵,猎物就上钩了。
在碰到那裂隙的瞬间我知道自己赢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狂欢!世间一切都将颠倒,没有白昼,只有永恒的黑夜与恐惧!哦,那真是太棒了。
可惜这一切都被派恩斯一家给毁了,我苦心营造的乐园…
我相信任何人都不会愿意描绘自己被打败的情形,包括恶魔。那实在是太糟糕…而且很丢脸。
嘛嘛,小家伙你差不多要起床咯,那么有缘下次再见~
恶魔突然间不愿意再往下透露,打马哈似的混过去,他嘴角勾起,依稀可以看见露出的虎牙。抬手,取下夸张的礼帽。“记住宇宙不过是全息投影,买黄金吧!bye~。”黑暗前最后听见的话有些混乱、不可理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