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锤星】眠空(1)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写完……
我可能不适合写刀子orz
为什么我这么屎啊💩,我在写什么垃圾玩意……

———————————

彼得奎尔从浑浑沌沌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便是索尔——阿斯加德的王,伟大的雷神。

对方坐在地上眺望远方。

他看上去很疲惫,身上还有暗红色的血迹和擦伤,但掩饰不住目光里的欣喜。

奎尔光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就知道,他们赢了。

与此同时高高在上的神似乎是发现他这边的动静,转过头来冲他温和的笑了笑。

“结束了?”拉住索尔递来的手,奎尔支撑起自己还虚弱的身子,血液在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调整流向导致他眼前一黑,脚步踉踉跄跄的摔进对方怀里。

“对,结束了。”

索尔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把他包围住,裹地密不透风。

他的呼吸一滞,推搡对方的胸口离开那个过于温暖的怀抱。

“呃……我很抱歉当时……”奎尔闷闷的说:“我……没忍住。”
他真的无法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当灭霸说出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必须要这么做时,他真的忍不住了。为什么他们一个两个都要这么做?伊戈也好,灭霸也好,都用“为了一个更远大有意义的计划”的理由而牺牲自己所爱的人。

“我明白,但最终我们还是赢了不是吗?”嘴巴笨的索尔看样子是在尝试着安慰他,宽厚的大手有些犹豫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但是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么做的,我保证。”奎尔抬头直勾勾的望进对方自带深情的湛蓝色眼睛里,过了一会自己支撑不住的移开视线打量起这个荒芜人烟的地方。

“好吧,那么既然我现在还好好的待在这儿他们在哪?”

“他们?”索尔当然知道对方口中的他们指谁,他还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但不确定应不应该现在告诉奎尔。

他害怕对方接受不了。

“就是我的同伴,银河护卫队。”奎尔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他们现在在哪?”

“哦……他们在中庭等你。”索尔最终没有选择现在说出来,也许在同伴间他可以更好的接受这个事情?“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哇哦,太好了那还等什么。”奎尔似乎是恢复了一点精神,对于即将到来的旅行有些跃跃欲试。

“顺便问一句,我们是用奇异博士的魔法传送门吗?”



几分钟后,被索尔提溜着在天上飞的奎尔有些后悔。

“彼得,很感谢你当时的帮助。”索尔还在向他絮絮叨叨对自己的感谢之情,他却只想让这个大块头速度慢一些,自己快被高空的疾风吹吐了。

虽然也有那么一份私心是因为索尔的怀抱太过于熟悉又温暖舒适,他想多呆会儿吧。

“我挺喜欢你的,还有你的那些朋友们,他们都是非常棒的同伴。”

奎尔的心跳在对方说到第一句话时漏跳了半拍。

“哦,那当然,谁不喜欢我星爵呢?”奎尔觉得自己在面具下的脸有些发烫,八成是红了。

他听见对方爽朗的大笑声,听见对方的心跳声和自己的交织在一起,听见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他又想起对方被自己捡到时的场景,高大俊美仿佛从希腊神话中走出来的人满脸阴云,仿佛世间所有的繁华都无法博得他的笑容。

他说,他失去了弟弟,失去了自己一半的子民。

他说,他会找灭霸复仇。

他说,他需要帮助。

自家船员全都一边倒的向着对方时,打小缺爱导致奎尔强烈的危机意识和自尊心迫使他气愤的站出来打断对方,开玩笑,他才是这艘船的船长。

但当对方看向这边时,奎尔无法抑制自己不被对方的眼睛吸引进去。

他完了。

这是他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想法。伟大的宇宙海盗星爵居然会对一个神一见钟情,还有比这更操蛋的事情吗?

之后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让火箭知道了,对方天天拿这事嘲笑打压他,奎尔还憋屈的无法还嘴。

“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你呢?”

是啊,这也是奎尔迟迟无法表态的原因。他无法确定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到达哪一种程度了。

虽然索尔表现出很友好很喜欢他的样子,但也不过是……朋友?合作伙伴?总之绝不是恋人的那种喜欢。

上帝,他可不会像小女生一样红着脸问出“你喜欢我吗”这样的话,太丢脸了。再说万一被拒绝不是更尴尬?

所以他选择沉默,把自己的感情埋在心里。



“我们到了。”索尔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奎尔这才惊觉旅程在自己胡思乱想中结束,已经到达了地球,自己的母星。

阔别多年的土地踏上去总有种物是人非的惆怅,但还好,马上就可以看见银河护卫队的大家了。

他几乎激动的要放声歌唱了,伸手往口袋里摸却没摸出自己的MP3。

“ Oh!shit!我的Mp3。”他顿时苦着脸,转身掏出枪指责索尔飞的太不专业弄丢了他的宝贝。

“wait!放松彼得,说不定是你丢在船上了。”索尔有点心虚:“我们快去汇合吧。”

“……all right,你带路。”奎尔哼了声收起自己的元素枪。

索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用自己的权限卡打开大厦的门。

“大家都在忙着战后修复,所以这里现在没什么人。tony把你的飞船安置在楼顶,你的同伴也都在那儿等你。”索尔解释道,把他引进直升电梯里。

“哇哦!这酷爆了。”奎尔兴奋的在电梯里上蹿下跳,察觉到对方还在看着自己时瞬间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嗯……我是说这个是什么原理?还有能让那什么tony帮忙改造一下我的飞船吗?”

“……这得看他的意愿了。”索尔笑了笑,垂下眼睛不敢和对方对视。

电梯门开了。

他那艘巨大的飞船几乎占满了整个楼顶的空档,而银河护卫队的大家似乎都在飞船下面四处检查,看起来也是刚恢复过来不久。

“嘿!火箭!曼蒂斯!德克斯!格鲁特!太好了你们都在……等等,卡魔拉呢?”转了一圈的奎尔没有看见自己的女孩,仿佛不敢相信一样重新点了遍人数。

“卡魔拉呢?”他问眼前的大家,又转过头去看一直沉默着的索尔。

被对方受伤像小动物一样的眼神盯着,索尔没法再隐瞒下去了。

“……我很抱歉……彼得。”索尔放低了音调。“卡魔拉她是被献祭给灵魂宝石的,所以我们没办法像复活你们这样……复活她,很抱歉。”

亲眼看着面前原本活力四射的奎尔在那一瞬间眼睛失去了平日的光彩,整个世界的颜色仿佛都从对方身上褪去了。

他顿时有那么一丝内疚,也许还有心疼。

但索尔并不能为对方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他做不到。

“你们……都知道?”奎尔转过头去望着自己的同伴,见他们都沉默不语后再次沉寂下去。

“宇宙这么大,总会有办法的。”火箭难得没有像往日一样见面就抬杠反而安慰他起来。

“……希望是,总会有办法的。”他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吧?”

评论(1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