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空楠】Happy birth day

给我们全天下最棒的骨科兄弟❤️
空助生日快乐🎂
24h——22h
就要结束啦
写的时候想了很多个版本,最后还是决定是这个惹。希望可以体会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吧xx(其实主要是我熬夜熬到快猝死……而且这个字少^-^)




太阳快要落山时,空助取下戴了一天的眼镜从一堆资料中抬起头揉揉眉心。
差不多该回家了。
窗外淡金色的光辉从玻璃上擦过,隐没在远处的丛林里。
他起身朝门口走去,金属光泽的大门在阳光下泛出点点暖色。
白色的实验服和没有修剪而过长的亚麻色头发一样凌乱,但在阳光下泛出细小金色绒毛的发丝却为他平添一份生命力。
真是奇怪,这位名为齐木空助的天才科学家身上缺失了人类必备的生机。
他过于严重的黑眼圈显出病态的疲惫,很意外的是他的脚步居然依旧稳当,除了在上坡时候有些踉跄以外丝毫看不出他这三天只睡了14分钟。
记得楠雄以前说过我迟早有一天会猝死呢……说不定是真的。
这位科学家的眼睛在那瞬间闪过道光。
太糟糕了,仅仅是想到对方当时的表情就会激动到恢复些精神呢。
微微勾起嘴角,他加快了脚步。
两旁的树木逐渐稀疏,点点人家的灯火在暗淡的夜色下闪烁出微茫的暖光。
乡村的夜来的格外宁静。除了偶尔吹过的风声和零星的蛐蛐叫,什么也没有。
他来到了围绕在一片荒地上的一户人家,生锈的木牌上掉了漆的字模模糊糊可以看出写着齐木两个字。
按了按门铃,闷闷的叮咚声隔着门板传来。
“外婆是我哦,可以开下门吗——”
一只手弯成弧形放在嘴边,空助笑眯眯的喊道。
从屋里传来了脚步声,有规律的靠近门边,停住,拉开。
“哎呀楠雄好久不见!”空助一扫来时的疲惫,精神饱满的像是刚刚睡饱一觉起床的人。
对面被称为楠雄的樱粉色头发少年隔着眼镜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回家里。
“楠雄不好奇我是怎么认出来你的吗?哈哈,其实是楠雄的脚步声和别人很不一样啦,一听就能听出来。”空助依旧保持着他的微笑跟在楠雄后面进门,顺手把一整片夜色阻隔在门外。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会把楠雄他们都招来呢?左思右想都没有想到最近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他无奈的耸耸肩,推开被楠雄虚掩起来的门。
“生日快乐小空!”自家日常脱线的母亲和父亲一起拉开彩带,瞬间发出的剧烈响声吓了他一跳。
这样啊……今天是我的生日。
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捂住自己没有被头发遮挡的半边脸,嘴里喃喃着失策。
“哎?小空居然,小空居然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吗?”久留美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的长子。
“没有啦妈妈,只是当时没有想起来而已。”他安抚性的拍了拍母亲的背,被家人簇拥着上桌面对封藏在纸盒里的蛋糕。
居然有些怀念。
他想起小时候会在生日时和楠雄比谁蛋糕吃的多吃的快,结果每次都是他以撑爆的惨败而告终。
对面坐着的楠雄看起来有些不情愿,眼睛始终落在桌子上不愿抬头。
自己这么让他讨厌啊。
空助无奈的想到,刚刚被拆开的精美蛋糕也在此刻索然无味了。
而生日会还将要继续。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摇曳的烛光中,楠雄的脸像是被虚化了一样,暖洋洋的散发着光。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又在即将触碰到火焰的一刹那受到滚烫的灼烧感。
最终还是收回了手,安安静静等待唱完歌后的许愿和吹蜡烛环节。
希望——有一天可以让楠雄看着我、注视着我。
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空助许了什么愿呢?”
“是秘密哦,说出来就不会灵验啦。”

终于,喧闹的生日会进入尾声。空助随便编了个理由提前告辞上楼。
而他没想到的是楠雄居然会在自己房间里。
“楠雄?”他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对面的人转过脸来看着他,和刚刚许的愿一样。
只注视着他一个人的楠雄。
一股强烈的疲倦感袭来。
“哈哈哈哈哥哥很高兴哦,谢谢。”他跌坐在床上。
【你应该休息了。】对方的声音直直传达到脑海。
是这样啊。
在陷入昏睡前一秒空助这么想到。

楠雄更加无奈的看着自己陷入睡眠状态的哥哥,想了半天还是犹豫着低下头轻轻吻上了对方因头发滑落而袒露出的额头。
就当是额外赠送的生日礼物吧。

晚安好梦。


在月光朦胧下,被遗落在实验室桌子上的心灵感应泯灭器散发出的幽幽冷光散落在漫天点缀在草丛间的星星里了。

评论(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