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锤星】小星星从哪里来

掐指一算是时候发了这个沙雕糖脑洞了…(不是)
关于星星掉小星星的梗。
不是生子!!不是生子!!不是生子!!!!
求评论…

 @伊東電工 

 @Hazel 

坐等太太们的图惹
以上:

1
其实只是睡了一觉的功夫。
应该只是睡了一觉的功夫。
所以——为什么会这样?

奎尔睡眼惺忪的望着这铺了满床的小星星,还没有开始工作的大脑持续卡壳。
一抬手,星星们“哗啦哗啦”的从床上蹦下撒了一地。

他明明白白的记得昨天晚上睡觉时还没有这种东西,自己也没酒精中毒什么的,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彼得 奎尔仰躺在床上,思考了半天。
还在做梦?
那捏自己两下。
疼……
放弃思考,他任命般的拾起其中离手最近的星星,掂量两下。
大概是一块铁币的分量。

真神奇,它们还可以被捏在手上玩。

一下子对于从手心里传来丝丝温凉触感的星星来了兴致,他仔细端详起这颗。
是一种很杂糅的蓝色,浅浅的泛着荧蓝色光的底色,上层随意的铺开几条边缘不规则的深蓝,就像是浅滩里突然有海水被引入一般。明明都是水,放在一起看却又如此不同。
他把这颗五边形的星星攥在手里握紧,凸起的尖尖的角偏向平滑,只在手心里留下淡淡的钝痛感。
对准自己房顶的灯光,星星的边缘留下一层模糊光晕,看起来透光性并不好。

那……这可以吃吗?

一旦有这种念头出现在脑海里,不去实践一下总是会让人心痒痒。
况且这看起来也是一副可以食用的样子……
暗暗咽了口口水,和无辜的小星星对视良久后,奎尔试着伸出舌头先舔一口。
没有味道。
咬……咬不动。

一般情况下,对于不明来历、不可食用、用途未知的东西,奎尔采取消极态度对待。

所以他把这些星星们给摞在一起,丢进随便找到的空箱子里。
说不定是谁的恶作剧呢,回头去问一下就好。

“是时候该起床了。”他拍拍一手的灰,随意的抹在裤子上。

2
最先发现飞船里出现来历不明的小星星的,是德拉克斯。
最先发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德克斯的,是卡魔拉。
“你在干什么?”她日常为自己这些队友的奇怪举止感到头疼。
“观察。”德拉克斯略显深沉的盯着离他鼻尖不到五厘米距离处的星星,闭上嘴巴。
“观察?”顺着德拉克斯的目光,卡魔拉注意到了那一颗微小的星星。
“这是什么?”她捡起灰不溜秋的小星星,掂量两下。
还有点沉。
“我不知道,所以在观察。”德拉克斯慢慢从地上爬起,目光还停留在这颗星星上。
“是突然出现的?”卡魔拉敏锐的反应过来:“我们去问问船上的其他人。”

她一逮一个准,首先就问上了奎尔。

“你说这种星星?”
奎尔一眼认出。
“这不就是早上莫名其妙出现在我床上的星星吗?我觉得是谁的恶作剧。”
“恶作剧?”卡魔拉接了一句。
互相看了看对方,他们又跑去问火箭和格鲁特。
“才不是我,我没那么无聊。”火箭擦拭自己的枪管。
“I’m groot”
“格鲁特说不是他。”

“那会是谁?”奎尔懵了,“在船上的就我们几个,要不然还有谁?”
“你确定这个是恶作剧吗?”卡魔拉示意奎尔望了望身后的地板,“你没注意到从你身上一直在往下掉星星?”
“hmmmm?!”奎尔转过头去,真的发现从自己走过的路上又零零散散掉了几颗小星星,一直落到他脚边。
“嘿伙计这是怎么回事!”他从地上跳开,落地的瞬间几颗小星星不知道从哪里出现掉在地上弹了两下。

一阵沉默。

“你是不是又感染什么病毒了。”
奎尔对于卡魔拉笃定的语气却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确实不记得自己最近干了些什么事情才招惹到这种麻烦,再说平时他都是跟团体作战的,为什么一船上就偏偏只有他感染了这种……鬼病毒?
“可能因为你是唯一的特蓝星人。”火箭插嘴到。
“一半,一半血统的特蓝人。”奎尔张口纠正。

飞船上再次传来一阵长久的沉默。

3

自那之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奎尔他们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治好这些该死星星的方法。
“这真是稀奇……在我们跑过的一百八十六例行星中都没有发现过相似的案例。”
火箭狐疑道,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几缕暗色的毛发顺着爪尖缝隙被带下来。
“哦,别这样。”小型哺乳动物看了看手上低低咒骂一句,继续投入话题中:“所以,奎尔你还记得当时你干了什么蠢事才会惹上这种东西吗?”
“什么?为什么那么笃定是我干的蠢事?再说我什么都没干!”奎尔瞪大眼睛:“我那段时间一直呆在飞船!然后和你们出了一次团体任务!对天发誓我绝对不是因为乱跑惹上的麻烦,脱发小熊猫。”
“你说什么!我这不是脱发!那是因为本大爷要到换毛季了懂吗!你小子想挨枪子吗!”
“我可不知道什么外星浣熊还会脱毛!再说谁挨枪子还不一定呢。”奎尔弯曲三根指头把右手摆成手枪的形状,冲着火箭挑衅的作出开火的动作。
“你们适可……”
“哎哟!”
卡魔拉看不下去了。正当她开腔准备阻止这场小孩般无理的争吵时,火箭的一声痛呼却同时吓到了他们所有人。
小型哺乳动物捂着自己的头,一个劲的嚷嚷着疼。
“奎尔你还真长本事了!”他直接跳了起来,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重型武器直接对准了呆掉的奎尔。
“火箭!”卡魔拉终于忍不住喊停了他。
“嗨…对、火箭,听卡魔拉的。你要冷静一下,我们一起捋捋刚刚发生了什么,别冲动。”奎尔咽口口水,绿色的眼睛里还残留有没来得及消退的慌张。
“well……”火箭举了半天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好吧。”

4
“所以说我是这样。”继续把手摆成手枪的样子,奎尔小心翼翼的确认他的正前方不会有人出现。
“然后……再这样。”伴随着抬手的那一瞬间,什么东西从指尖凭空出现,朝着手指的指向被迅速发射出去在餐桌上留下一个凹坑。
“是一颗星星。”卡魔拉捻起躺倒在桌子上逐渐变透明的小星星,用古怪的眼光看了看星星,又看了看奎尔。
奎尔耸耸肩,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掉星星的后遗症?或者是附带技能?”
“I’m groot”
“不,groot这和你的游戏不一样。”
“I’m groot?”
“虽然说可以人体发射星星还具有攻击效果听起来是很酷没错,但总觉得毛骨悚然的……懂吧,总感觉是什么生物兵器似的。”
“I’m groot!”
“等等,但现在至少有一件事情是明白的了。”火箭打断了格鲁特和奎尔的对话。
“所以说,的确是你小子打的我吧?”

5
“赞美星星!”
德拉克斯和曼蒂斯坐在餐桌旁的板凳,用关怀的眼光看着在飞船内一边跳舞一边不断口中念念有词的奎尔。
“他像是中了魔咒。”德拉克斯评价道。
“但是据我的检测奎尔现在神志清醒。”曼蒂斯对着德拉克斯说道,目光飘忽在手中的水杯和德拉克斯蒂布满花纹的脸上。
“他现在很兴奋…欣喜…还带有一丝报复性的快感。”
“报复性的快感?”
“那是针对火箭的。”​卡魔拉走到旁边略显疲惫的坐下。
“他有很多次假装无意的用这种方法去攻击火箭。天哪,我已经不想再说些什么了。”宇宙第一危险的女性正在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感到头疼。
“嘿,卡魔拉,一起来跳舞吗?”奎尔兴致高涨的转个身来到卡魔拉身边,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松开,奎尔。我最近已经够操心的了。”她有气无力的威胁着。
“hmmm……跳舞可是一个放松的好方法。”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奎尔坚持他的邀请。
卡魔拉用手撑住额头,余光瞟见落到餐桌上的星星。
“奎尔,你难道没发觉自己最近落的星星变多了吗?”抬手拾起这颗淡粉色淡星星,她把星星捏在手中把玩。
“有吗?”奎尔努力回想了一会儿。“早上醒来时的好像的确会有所增加。”
“没有察觉到任何副作用?”试着用双手掰了掰这颗星星,没想到这个粉红色的星星很轻易的就会裂成两半。
“目前……”奎尔突然感受到心脏部分一阵绞痛,像是被谁重重的打了一拳,与此而来的巨大情感冲击直接使他发晕,承受不住的倒在地上。
“呃……可能现在有了。”仿佛是喃喃自语般虚弱飘渺的话语,他微微扯开嘴角,眼前的画面定格在卡魔拉慌张的眼神,而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声音便是曼蒂斯的惊呼。

6
“我们得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银河护卫队首次聚在一起讨论有关于这些星星的事情。

“说真的,当时他突然倒下的时候吓着我们了。”卡魔拉说道,当时的情景实在让人反应不过来。

“我觉得星星可能是奎尔情绪的一个具象化体现。”曼蒂斯突然插了句话。

“因为……当时我触碰到奎尔的时候,可以察觉出……悲伤。”她继续小声的说。

“悲伤?就因为我掰开了他的星星?”

“是的。理论上来说这些星星只会对特定的人产生。”望了望四周安静一片的大家,她又补充了句:“或是有所交集的人。”

“但是他在睡觉的时候……”

“是有可能的,因为在睡眠中大脑会对一天的信息作出处理和筛选。”卡魔拉打断火箭的话,若有所思。

“如果真的是曼蒂斯所说,那么这个过程中极有可能产生星星。”

“那么那种可以发射的星星?”

“应该就是附带功能了。”

“像游戏里的那样?”

“对,游戏里的那样。”

“I’m groot”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得尽快能的避免他外出,还有那些星星都不能流传出去。”
卡魔拉最后总结道。
“天知道他以前勾搭过多少外星人种。”

“oh guys,那些星星又重又无用,也太占地方了。”火箭抱怨着。

“奎尔是我们的船长,必须得保证他的安危。”卡魔拉看了火箭一眼,安抚道:“我知道你会有些不满,但我们是银河护卫队。”

“We are family”德拉克斯补充。

“well,好吧,我其实就是说说不必当真……”小熊猫挤了挤眼睛,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我刚刚是不是挤了我的左眼?”


7
奎尔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飞船里。

其他人都下去进行补给采购了,就把他独自撂在飞船里简直让人闲的发霉。

作为船长,被船员下令禁足还真是憋屈的很。

奎尔忿忿的想着,却只能在心里抱怨。

但是终究也是说明他们关心自己,倒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况且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转个身逛到偌大的玻璃前,他定定的站着观察那些来来往往的飞船。

闪着光的尾翼从身旁起飞掠过,又在身旁停泊。

他当时可是费了老大劲才把自己从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感觉中挣脱,虽然直到现在还是时不时的有些后遗症会发作。

比如说三天前的莫名狂躁和破坏欲,一个星期前的极度消极抑郁心理。

比如……现在。

不知不觉中泪水爬满奎尔的脸庞,他绿色的眼睛在顶上星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还好现在船上没有人。”嘟囔了句,奎尔四处寻找可以擦拭眼泪的纸巾。

这种间歇式的感觉对他来说已经是很熟悉了,就像地震后的余震,虽不如第一次来的猛烈猝不及防,但如果精神有一丝松懈的话都会造成崩盘死亡的结局。

过了这个周期就好了。奎尔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任由凭空出现的悲伤痛感入侵自己神经。

8
事件总是会出现变故的。

而这些变故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被背后突然传来的敲玻璃声给惊到,眼角被擦拭掉通红的奎尔挂着泪珠子和索尔的视线撞上。

操。

他忍不住骂出了最近几天的第一个脏字。

这下可好了奎尔,在最不想被撞见的时候,被最不想被看见的人看见了。

他还在发呆,玻璃窗外面的人却按耐不住的率先开口了,脸上真挚的关切看的奎尔想翻白眼。

“吾友,你怎么了?”

雷神敲了敲玻璃,冲他挥了挥手。

“我挺好的,你没事快走吧。”

“但你看起来不是很好。”他依旧坚持趴在玻璃窗上,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其实看上去十分的不雅观。

“该死……我真的挺好的,倒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奎尔不耐烦的想要赶紧打发走对方,起身准备离开座位。

“来做些外交宣传,现在暂时没什么事……”再次探头向里面望了望,索尔急忙叫住他:“这么久没见不出来一起坐坐吗?”

“抱歉我现在不能出去。”奎尔总算是找到理由了,他假惺惺的说道:“太可惜了,但还是下次吧。”

“那我进来陪你,麻烦开一下门。”

“……哈?等等等等!我还没有答应!”


9
“吾友,为何一直闷闷不乐?”

索尔不顾奎尔反对,自来熟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酒来倒了两杯。

“这是我的船。”奎尔声明,出于某些复杂的心理没有去接过对方手里的酒杯。

“我知道,奎尔船长。”索尔发出轻轻的笑声,而这总是更能刺激到奎尔。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神。”他抗拒的摆了摆手,索尔却硬是把酒塞到他手中。

“不用客气,放松点。”索尔拍拍他的背,把他拍的踉跄几步,手中的杯子差一点没抓稳撒出去。

“这是我的船!”奎尔再一次声明,他实在是看不爽对方的自以为是。

“哦,抱歉。”对方挠挠头,露出一个直爽的笑容:“我刚刚下手太重了。”

“那没什么。”该死,为什么这种人会长得一副好皮囊。

为了缓解自己短暂看呆的尴尬,奎尔灌了一口酒。

“其他人呢?”索尔环顾四周:“再次造访总会想起第一次在这里呆过的经历,给你们造成诸多不便了。”

“你知道就好。”奎尔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过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发现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妥,连忙转移话题:“其他人下去进行补给采购了,你知道的,总得有人看着船。”

“的确。”索尔倒是不太在意对方的话,他的注意被地上一小簇一小簇零星掉落的星星给吸引了。

“话说回来,这些地上的星星是什么新的装饰品吗?”

天哪我居然忘了还有这个。

奎尔挥了挥手,接着对方的话说了下去:“对……那个、那个曼蒂斯会比较喜欢这些小玩意。”

“扑通”索尔被手上溅起的水花吸引回注意力。

在琥珀色的酒液中,一颗星星沉沉浮浮。

“这是……?”他抬眼看了看奎尔,对方满脸局促的样子倒是暴露了不少信息。

“我似乎没听说过可以具有冰块功能的装饰品。”

“呃……我帮你弄出来?”奎尔想要拿过索尔的酒杯,结果一抬手又有几颗星星从袖口洒落。

这下是彻底的暴露在索尔眼前了。

当初就不应该同意他进来。

奎尔咽了口口水,抬头对上他的视线。

“哦,该死的。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鬼玩意。”


10
“挺漂亮的。”索尔坚持喝完了酒,再自己从杯中取出这颗星星擦干净拿在手上把玩。

整个过程都看的奎尔心惊胆战的,生怕他一个用力会伤到了这颗星星。

这颗绿色星星说实话的确很漂亮,颜色总能让索尔想到郁郁葱葱的阿斯加德森林。

他忍不住把嘴唇贴上,吻了吻手里的星星。

“你在做什么蠢事!”奎尔紧张的大叫。

而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对方已经完成了这个动作并疑惑的看着有过激反应的他:“我只是想表达对这个东西的喜爱。”

“你……”突然传来一阵悸动,按照奎尔这么多年来泡妞经验的理解应该就是“小鹿乱撞”的感觉了。

他突然莫名脸红。



沉默了片刻他突然开腔:

“操,你大爷的索尔。”

“我怎么了?”被突然点名挨骂的索尔也被弄的莫名其妙的。

“你……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但这该死的不对劲。”奎尔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几乎想让脑子不好的自己钻进地缝里去。

“这有什么不对劲的,我也喜欢你。”索尔听了他的话反而笑起来,微笑中带有柔情的蓝色眼睛盯着他,低沉的嗓音说出我也喜欢你这种话实在让人招架不住。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这信息量大的稍微超出奎尔的理解范围了。

“大概是一见钟情?但是你似乎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

“那是因为我感觉你一直在针对我!在离间我的队伍!我的家!”他气的跳脚。

“那纯属无意……抱歉。”索尔伸手给了他一个属于神结结实实的拥抱。

奎尔被勒的喘不过气来,他示意对方放手后眨眨眼。

“hmm……或许伟大的雷神可以用真诚的吻来结束这一连串的怪事?”

“乐意至极。”


附:
火箭回来后发现一船的星星都不见了,连带他口袋里装着备用的那几颗。

这些小星星就这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

“所以这些事情都挺莫名其妙的。”奎尔对他们说道。

他正在试图解释为什么自己会突然间变成索尔的男朋友,而通过队员们的表情看起来他解释的不怎么成功。


据可靠消息称,阿斯加德的国王突然间多了一颗星星形状的漂亮祖母绿色戒指。

他们的国王经常把这颗戒指拿在手上把玩,时不时还喜欢亲亲它。

评论(2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