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空楠】调戏人鱼什么的只有哥哥才能做到!

【齐木楠雄生贺24h-1时】


祝亲爱的小楠雄生日快乐啦!比心心。我爱骨科。

其次感谢阿游太太的催更xx虽然经常忘哈哈哈哈

阿游爸爸是小可爱hhhhh

祝昨天过生日的天素太太生日快乐!

楠雄生日快乐!

露露生日快乐!!!呜呜呜…



哎,坑底躺平,总之祝大家在楠雄生日的时候可以心想事成吧。



家的正中摆放着了个透明的大玻璃缸,约一人高,面积却大,几乎占满了客厅。

贴合着玻璃的角落处,整个人都浸没在水里的楠雄浅樱色的发丝飘飘荡荡,大概是隔水的缘故吧,他的面容多添了几分冷色,阳光在他的手腕处洒下片缝隙,看上去如同带了金光灿灿的手环一般。

超能力者的绿色眼镜被搁置在一边,深紫色的眼睛暴露出来,却因为隔着水和玻璃的缘故依然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这双眼睛在随着主人的视线死死盯住玻璃外的男子,洁白实验服披在身上,微长的亚麻色发被皮筋简单的揪了个小辫子,头顶上带的类似发箍状的东西在审美方面的作用实在不敢恭维。

楠雄死死盯着那个正在沉思的家伙,平生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想要揍人的欲望。

“楠雄你就算这么火热的盯着我我也没办法的啦。”

那人摊摊手,表情一派无辜。

“变成这样子完全是一个意外,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哟。”

【但起源是你。】

水里面荡过一片涟漪,一条粉色如丝绸般质感的鱼尾巴似是发泄般不满的摇晃。

而这尾巴的上半部分连接的地方便是楠雄的小腹处了。

【你的药水副作用还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我就当成是小楠雄的赞美了哦。”

又是这样,对面的家伙脸上摆出固定模式的假笑,让人琢磨不透心思更加的烦躁。

“没关系的,又没有副作用不是吗?再说楠雄你这样……”

自己的哥哥脸上切换为一副沉醉的模样,手掌轻轻摩擦着光滑的玻璃门。

“很美呢。”

【你是笨蛋吗。】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反驳回去,对于他的这种神经质的话语似乎也已经习惯了。

“嗯……虽然小楠雄变成人鱼的样子也很可爱,但果然还是原来的楠雄比较好啊。”

兄长这么说着,手撑起自己的下巴。

“药效应该一天就会过去了,楠雄你就当是我送你的生日惊喜如何?”

空助隔着玻璃凝视着楠雄的眼睛,又接着开口说下去。

“其实我本来打算把我自己放进超大号的咖啡果冻里让你签收呢。”

【给我向咖啡果冻道歉啊混蛋。】

“开玩笑的啦,不过的确有给楠雄准备咖啡果冻的哦。”

丛身后变魔术般的掏出一盒熟悉的包装在楠雄面前晃晃,对方的脑袋果不其然的跟着一起动了起来,鱼尾巴看起来很是期待的摆了摆,尘土在其中洒下点点星光。

自家弟弟露出如此可爱的姿态,身为哥哥的空助自然免不了一番恶趣味的捉弄了。

“但是人鱼好像不能吃这种东西的吧?太可惜了,那这些只好我来帮忙解决掉——”

贴在玻璃上的楠雄手稍微用了点力气那经过钢化加工的厚玻璃便悲惨的从中心呈蛛网状龟裂开来,细细的水流缓慢溢出。

这一变故打断了空助的话,他看着楠雄皱眉头的表情,对方想说的话大致已经在脑海里形成了。

“没错,我最近有在研究人鱼的身体结构。”随手把咖啡果冻放在了茶几上,空助靠着沙发欣赏完了楠雄把玻璃水缸复原的全过程,不禁再次在心里面狠狠的赞美一把他。

“澄清一点,楠雄你这个的确是个意外。”他摊摊手,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再说,我怎么舍得把自己亲爱的弟弟送去当研究品呢?”

【你这家伙……】

楠雄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即使知道他说这话多半是出于自己的恶趣味,或多或少是想观察自己的反应来借此进一步嘲笑。

他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微微红了耳尖。

即使是超能力者也不可能违避正常的生理反应。

毫不意外的,这一微小细节被空助抓住了。

嘴角的笑容扬的更大,把手上记录实验的笔记本放了下来。

“要不这样吧楠雄。”

像是猎人精心编排好了陷阱后假装无意间想到的一般,空助带着微笑朝楠雄走过去。

“给我摸摸你的尾巴的话,我就给你吃咖啡果冻怎么样?”

【那本来就是我的。】

“附加带你去这家蛋糕店,想吃多少吃多少哦。”

手指了指相册里一张海报的图片,楠雄的眼睛瞬间睁大。

【这、这不是那家!甜点受到广大好评被誉为世界前三的蛋糕坊的地方吗!】

“顺带一提广告宣传请的是很有名的声优神谷浩史哦。”

空助笑眯眯道,似乎觉得已经胜券在握。

“声音和楠雄你的很像呢。”

【……好吧。】

不情不愿的,依然没有禁住美食诱惑的楠雄最终很没出息的投降了。

【但你要是有什么超格的举动我不保证你生理上的完整度。】

空助听见这话忽然觉得胯下一凉。

“当然不会的,这一点你至少要相信哥哥啊。”

抬手够到楠雄还湿哒哒的头发,他悄悄的隔着玻璃在对方额头印下一吻。

“我亲爱的弟弟。”

【……够了,你这些套路都是跟谁学的。】

楠雄偏了偏头拍开他的手。

对方没有回答,这时楠雄才想到他还带着心灵感应泯灭器。

就算是这样也可以一直和他自如交流到现在,所以这个家伙到底是有多恐怖。

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他浮到水面附近,不多不少的把鱼尾巴露出半边。

刚好是空助可以摸到的地方。


尾巴被轻轻抚摸上的感觉让楠雄哆嗦了一下。

他稍微往里面滑了一小节,却被空助往下扯了扯。

“哎,楠雄。你要说到做到啊,我还没有看完呢。”

手指似乎是恶意的在轻轻抚摸那偏向半透明状的薄纱般的粉色尾巴,比人鱼要略高的体温摸在触感灵敏的细密鳞片上,楠雄被这种异样感刺激到,强忍着心中的怪异。

手指的温度温热而柔软,触摸在同样柔软的软组织尾巴上就好像在人的脚底板挠痒痒似的,楠雄一边忍着尾巴处对方的恶意折磨,克制自己不要打坏了水缸。

【你好了……没。】

眼角被逼急的发红,他白皙的过分的脸上渐渐晕染开一抹红晕,但因为埋在水里的缘故导致脸上的变化看的不太真切,一般人都是发现不了的。

但是空助可不是,他放在弟弟身上的心思比他关心自己的都多,从对方小幅度的颤抖中就不难察觉对方现在的状态了。


这么难得的机会必须要好好享受一下。


毕竟是可爱的弟弟嘛。


他得寸进尺的把手拽住了尾巴,嘴角止不住上扬的弧度带着得意。


三秒后空助就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侧着身子飞到了沙发上,虽说是较为柔软的地方而且楠雄也收了力道,空助还是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看那种程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脊椎断了。


“我的心灵感应泯灭器……”

在一旁断掉的是那个拉低审美的东西,空助的头发从后面散开,细碎的发丝乱糟糟的遮住了半边的脸。


楠雄坐在碎掉的玻璃缸上面,抬手捡起眼镜戴上。

于此同时空助大量的不堪入目的心声传了过来。


【安静!】脸还是有些发红,楠雄试图用漂浮让自己悬浮在半空中,但不是双腿的尾巴怎么样都显得变扭。这方面的超能力仿佛失控般紊乱。

“啊……让楠雄见笑了。我来帮忙把你抱出碎玻璃堆里吧,别乱动哦。”



空助接触到他的那一刻,微微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的内心,楠雄被整个粉红色泡泡刷屏内心,一时间竟然不知从何槽起,沉默了下去。


就在这安静的片刻,额头上落下了轻轻的温润触感。


他抬头,隔着眼镜看见空助做了个舔嘴角的动作,竟然带着一丝莫名其妙的色气。


“不知道人鱼楠雄的味道,还是不是和原先一样甜呢。”


低头看了一眼楠雄粉色的发旋,没有错过对方发红的耳尖而亲亲笑了出来。


“看起来是没有变。”


“生日快乐,我的小寿星。”



评论(1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