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牙疼(瓶黑)

ooc大概。
这里瓞曦w
甜x有肉渣渣
语序混乱:D


今个解雨臣把熟人都杂七杂八的喊过来说是要小聚一下,其实也没多少,就几大老爷们——吴邪,胖子,潘子,张起灵,他自己。哦,还有个黑瞎子。
不说吴邪还真会忘了黑瞎子,怎么说呢……今天黑瞎子看起来特别的……不同?
废话,没看见他安静的跟个孙子一样吗?连笑都不笑了,这是要发生大事情的节奏??
吴邪表示他很慌张。
“来来来,大家今个不醉不归啊。”解雨臣一边搂着吴邪一边嚷嚷。
一看就是喝高了。
吴邪瞟一眼笑地特别贼的胖子,扶着解雨臣好不容易把他扒拉下来。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吴邪瞅瞅依然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动都不动的瞎子,犹豫着过去拍拍他的肩“那啥……瞎子你不喝酒吗?”目光对上一副墨镜。黑瞎子摇摇头,发扬沉默是金的良好美德。
我艹,瞎子被小哥带坏了吗???别学人家小哥啊,和平时形象反差太大了好吗??
吴邪平复一下感情“要不去沙发坐坐?这太乱了……”话还没说完黑瞎子就起身转向沙发,一屁股地坐了下去。
得,吴邪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可说的了,只好转身去求助张起灵:“小哥小哥,瞎子他……?”张起灵看一眼吴邪、摇摇头,而后继续和天花板交流感情。
解雨臣这时正好歪在沙发上,他一偏头又正好看见正襟危坐的瞎子,调笑着开口:“呦,黑爷今个怎么这么老实?哑巴了?”
吴邪一听这语气不是黑瞎子的吗?感情小花喝醉了会耍流氓啊。
黑瞎子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身子默默往旁边挪挪。也和天花板交流感情去了。
胖子调戏完潘子后,借着酒劲胆儿肥了,凑到瞎子这儿硌他“黑爷不是我说你啊,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来了,你不喝点酒就太对不起解当家的了是不是?你看看………哎哟!黑爷我错了,咱可以松手不……?”吴邪默默望着被黑瞎子整的快脱臼了的胖子,默默后退几步。黑瞎子放开胖子,挤出一句“卫生间。”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留下一个吴邪在风中凌乱。

“妈的!牙疼死了……”黑瞎子趴在洗手台上半死不活的抱怨道。他咬咬牙,一阵阵的痛感不断传来“呸,爷居然栽在这上面了……哎呦喂……”黑瞎子又捂着腮帮子在地上疼的打滚。
天知道他多想说话!多!想!说!话!奈何一张嘴就传来痛到脑子里的感觉,他花好大力气才忍住的。连调戏哑巴的心思都没有了,居然!居然还被解雨臣那个家伙调戏??太tm耻辱了。
黑瞎子骂骂咧咧的,痛的眼镜都要歪了。这时一双手从他背后抱住了他。“谁?”黑瞎子心里暗暗懊恼自己居然没有发现,立即一肘子打过去,转身面对着那人。“————哑巴!?”张起灵那双波澜不惊的墨色眸子撞进黑瞎子眼里。他微微放松了警惕,那牙齿就又开始一丝一缕的痛了起来。
张起灵看着眼前蜷在地上揉着腮帮的黑瞎子,莫名觉得有些可爱。他过去抬手,揉了揉黑瞎子的头发。嗯,软软的很舒服。黑瞎子抬头望着张起灵。一脸幽怨。然后他就看见张起灵那被放大的脸,唇上的触感软软的、凉凉的。“唔……”因为牙疼导致防线哗哗往下掉的黑瞎子:(ーー;)
张起灵把舌头伸进黑瞎子的嘴里,细细的蹭过他的每一个牙齿。“啊!”黑瞎子的那颗蛀牙被按的贼疼,他忍不住地想把张起灵推出去,却被牢牢抓住。“嗯嗯……哑…巴……”黑瞎子不住求饶,却频频被他的舌头按在那要命的地方。突然间口中被渡来了一个东西,他被迫吞了下去。
哑巴不会要弄死我吧?黑瞎子无力地想着,因为缺氧和牙痛的双重摧残下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
就在这时,张起灵放开了他。
“呼……哑巴你……谋杀啊!”黑瞎子正准备抱怨牙痛却发现困扰自己的蛀牙不疼了。张起灵看着他那蹦跶的样子淡淡说一句:“止痛片。”
“哎呦,哑巴你真贴心啊,晚上回去朕翻你的牌子哈哈哈哈……”
“不用。”张起灵一把扛起还在叨叨的黑瞎子,朝厕间走去“现在就行。”
吴邪在聚会结束后都没再看见张起灵和黑瞎子,据说在那以后的一个星期黑爷都没下过斗。

评论(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