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瓜子的小女孩

锤星&齐木骨科

【锤星】眠空(2)



奎尔从飞船的玻璃镜向外眺望,站在大厦顶端的索尔逐渐远去已经缩小成一个模糊的红点了。
他的手掌在冒汗打滑,只好用力攥紧这个外表是淡金色的随身听。

他这一辈子活到现在,也就只有三个人会送他这种东西。

第一次是母亲送出的唱片带,陪伴了他整个童年。

第二个是勇度临别赠予的MP3,而奎尔还欠他一句谢谢。

第三……就是现在他拿在手上的这个随身听。
索尔给的,据说容量可以达到3000首的随身听。
对方就在他领走前一秒急急忙忙从身上翻找出来,又自顾自的塞在自己手里说是对他的补偿,一定要收下。
“奎尔,宇宙很大,也充满无限可能。”索尔认真的和他对视,风撩起他的红袍翻滚宛如刚从战场回来的英雄。
“希望以后有机会联系到你。”
他愣住几秒,有些自嘲式的摆了摆手:“好意心领了,你还是安心做阿斯加德的国王吧,伟大的雷神。”
“我叫索尔。”对方皱起眉头:“我喜欢你叫我的名字。”
“好吧……索尔。”他耸了耸肩,回应队友催促的话语。眼神却一直落在索尔的脸庞上。
“再见了。”
最终,纷飞的尘屑裹杂着乱七八糟的心情一并被吹散在空气里。


“你很在意那个蝼蚁?”直到飞船远去消失在视线外,洛基才从虚空中走出。
“有点……”索尔当时还有些出神,但他很快便把视线放回洛基身上。
“有点?”洛基从鼻腔里哼出股气:“是那种会为了找一个他会喜欢的随身听而跑遍整个纽约所有和音乐相关的店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满意的还要再三确认没有问题当场从善如流的下载了3000首歌的有点?害怕对方会不接受自己礼物而偷偷捡到他的MP3却不告诉他的有点?在刚赢了灭霸就会跑过去准备复活他的有点?知道卡魔拉死后考虑他会伤心一直不敢和他对视的有点?”
“……”索尔识趣的闭上嘴巴。
反正在动口方面他就没赢过自家弟弟。
“这么喜欢他就去追啊。”洛基继续怂恿他哥。
“不行……现在不行,阿斯加德正是重建的时期,身为……国王我不能不在场。”
“那有什么,我来当不就好了。”你去追求爱情吧。洛基再次哼气。
“这么多事情怎么能只交给你一个人完成?你会累垮的。”索尔皱起眉头:“而且要不是你当时在最后找了替身,你现在就不能站在这儿和我说话了。哪有单枪匹马拿把小刀就上去送死的?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知道。”洛基连忙打断索尔的说教,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个叫Steve的蝼蚁待时间长了,索尔现在说教起来倒是一套一套的极为流利。
索尔便又闭上嘴巴,看着黛青色的天空慢悠悠的云卷云舒。
吾友,愿你一切安好。



“我们去哪?”火箭坐上另一个驾驶座挤着眼睛问奎尔。
奎尔合上眼,沉默良久后才睁开回答“沃弥尔。”
“well……你还好吧?”火箭看他情况不太对劲,小心翼翼问到。
“还行。”奎尔苦笑一声,“……好吧,糟透了。”
“……打起精神,会好起来的不是吗?我们都在你身边。”他轻轻把爪子搭在奎尔的肩膀上,半截小树枝也从后面慢慢伸上来。
“I am groot.”
德克斯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一巴掌重重的拍上他的背。
而曼蒂斯似乎犹豫着,轻轻摸上他的手臂。
而在触碰到他的那一刻,曼蒂斯大大的眼珠里就裹挟上了泪水。
“这……这太难过了……”她抽抽噎噎的说道,几乎是立刻把手从奎尔身上弹开。
比上次在德克斯身上体验到的更加剧烈,几乎是毁灭性的悲伤。
而她好不容易抬头缓过来时,奎尔沉淀着哀愁的眼里还流露出关切:“你还好吗?”
“是的。”曼蒂斯抹干眼泪,低着头退到一边又唯唯诺诺的张口:“那个……奎尔?我也许可以帮你稍微缓解一下……”
“暂时就不用了。”奎尔低垂双眸,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现在还不是时候。”
划了个完美的弧度,飞船驶向那颗埋葬着他爱恋的沃弥尔。



船上一片寂静,死气沉沉的简直要拧得出水来。
主要是平日里制造噪音的奎尔没有说话,导致整艘船上没有一个人敢张嘴,生怕一不小心触碰到他哪根不能碰的神经。
现在火箭十分想念奎尔的劲爆金曲,想念的不得了。
但奎尔没有像往常一样外放音乐把整个飞船都弄的吵吵闹闹,那个好看的淡金色随身听被他揣在怀里一直没有拿出来。
小浣熊坐在右边驾驶座,奎尔的旁边,现在他快被这一阵死气沉沉给逼疯了。火箭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脑子里这时反而一片空白。
哦,该死的。
他懊恼的想,爪子搭在方向盘上不耐烦的敲击着。
也许是因为后悔迫使他闭上了嘴——好吧,他的确在后悔自己当时离队的冲动。
为什么自己会脑子一热就跟着索尔跑了?
的确,索尔身上具有所有奎尔所没有的特质:矫健,沉稳,不一样的男子气概。
但是呢?他是完美的神明,而奎尔只不过是一个现在一无所有的普通人。
他没有炫酷的技能,他没有高科技的发明,他没有被改造过的基因,他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和训练。
他只是个从小被迫离开失去母亲的地球的普通人,一个凡人。
彼得奎尔只不过是缺爱的小孩而已,而他所奢求的那一点点家的温度,在刚刚醒悟过来唾手可得的地方又从指尖消失不见了。
自己的离开无疑是给他糟糕的心情雪上加霜。
所以……这个家的支离破碎是从自己开始的?
我真是个混蛋。
在火箭后悔到想一拳头打在自己脑袋上的时候,奎尔打了他从复活到现在的第一个哈欠。
这一声哈欠可谓是整个飞船里的救命稻草了,他们连哄带骗半推搡着把奎尔丢进他的小房间里,叮嘱他好好休息,并且贴心的关上门祝他好梦。
弥漫在驾驶舱里的低气压顿时消散不少,大家松了口气,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顺着导航仪定好的坐标在斑斓的星系中穿越,向沃弥尔前进。
奎尔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丢进自己的房间,他有点懵,坐在自己的床上半天没弄明白情况。
紧接着他打了第二个哈欠。
可能自己真的需要休息了。
慢慢躺倒在熟悉的柔软床铺上,他只有在这时才会一点点的释放自己的情绪。
这一天实在是发生太多事情了,心情大起大落真的让人吃不消,现在的他几乎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然而此时奎尔冷静的可怕,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应该。
既然已经死过一次,那么对死亡的恐惧也就看淡很多。说到底他现在唯一舍不得的也就只有这个银河护卫队……和索尔。
其他的事情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自己终究只是累赘吧。脸蹭上了床上的枕头,他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眶,泪水颤巍巍的从缠结在一起的睫毛坠下。
刚刚把自己推进房间也不过是嫌他麻烦?嫌他把整个船上的气氛给破坏了?
奎尔吸了吸发红的鼻子,努力克制想要继续流泪的冲动。
开玩笑,他怎么能像个小姑娘似的整天抽抽嗒嗒?
伸手摸上口袋,熟悉又陌生的触感抵上他的指腹。
是索尔送的随身听。
他第一次仔细端详起这个随身听:淡金色的磨砂质感,亮晶晶的显示屏,还有各种用来调节的按钮。配套赠送的耳机也是淡金色的,威严的颜色完美的身形无一不在张扬的宣布自己的高贵。
他觉得有些好笑,尝试着带上耳机试听一两首音乐。
“咦?”奎尔惊奇的发现,这些歌居然都很符合自己的品味,不知是索尔有心还是无意。
他全身的细胞都沉浸在这些音乐中了,总算是放松下神经,半阖上眼。
几分钟后,从耳机里传来的淡淡音乐声随着奎尔微小的呼吸声一起在空气中渐渐消散,化为点点发光的尘土。

评论(24)

热度(85)